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前世今生 > 袖了双手倾了天下

第七章我们永远是朋友

第二天,他如约的送来了芍药,不过是一个下人送来的,他说,这时节没有种子,芍药种子长得慢,这是从根株上斩下来的幼苗,这时种上说不定今年还能看见花呢。

我看着那满满的一背篓幼苗,忍不住傻笑着,这人办事的效率还挺高嘛,就是不知道这样一背篓的幼苗我要种到什么时候?

娘看着,叹息着,''这些人到底是变的快呢!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

我娇笑的拉着娘的手,''我们一起种好吗?''

''你啊!''她笑着摸摸我的头。

先刨地,又捡草,我们虽然有些累,可却很高兴,很幸福,就连汗水一颗颗的滴下,我们都不觉着辛苦,这仿佛又回到小时候,我和妈妈在一起,我们经常会在地里栽菜,管理菜园,太阳晒着我的时候,妈妈总会说我笨,不知道在树荫底下玩。我却总是笑着拉着妈妈的手跟她比划着,我要每天和妈妈一起不分开。可是,我食言了,我考上音乐学院时,为了我的爱好,我离开了妈妈,可就是那样,妈妈也就永远离开了我。我好恨,恨我自己,我居然没有叫过一声妈妈。

''娘。''

''嗯。''

''娘。''

''怎么了?云奴?''娘站起来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想叫你而已!''

''傻瓜。''娘笑着,宠溺的抱着我。

当我沉浸在娘的宠溺时,却看见远处一个孤独的身影望着我。

''我出去一下,娘。''我从娘的怀里出来,跑向那孤独的身影。

''怎么不进来?''宇文震站在院子的门旁边。

''我...我''

他结结巴巴的说着,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就像我小时候一样,想要和别人玩的时候却又怕别人拒绝。我一把拉起他的手往里面拖去,他表面有些抗拒,却还是顺从的跟我进去了。

''你是不是嫌我家简陋所以不想进来吧?''我边走边问。

''不是,怎么会?''他斩钉截铁的说到。

''那以后来了就直接进来,不要啰哩啰嗦的。''

''嗯。''

''娘,我今天想让我的朋友在这里吃饭可以吗?''我睁着两颗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娘。

''当然可以啊!''娘看着宇文震,摸摸他的脑袋,''你是二公子吧,愿意和我家云奴做朋友?''

宇文震有些抗拒,他偏开头,''我和她永远是朋友!''

娘微笑着,''云奴,我去做饭了,好好照顾二公子。''

娘去做饭了,我看着宇文震傻笑着,我知道,当他说我们永远是朋友那句话,他已经没有把我当外人了。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他有些囧的摸着脸。

''二公子?''我又笑了。

''不要这样叫我。''他板着脸。

''本来就是嘛,难不成你不是二公子?''我假装疑惑的看着他。

他默默的转过身,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望着远处,''从我生下来,所有人都叫我二公子,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母亲,父亲忙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来看我,他们总是二公子二公子的叫着我,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可是,我们不是朋友吗?所以我希望你只有你不要那样叫我。''

''宇文震。''我郑重的叫着他,声音柔和。

他看着我,眼中有着说不明的感觉。

''宇文震,宇文震...''我连着叫了几声,在他震然的时候,我突然说到,''帮我栽芍药啦。''

''嗯?''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是朋友吗?难道让我一个人干活,你却在旁边悠闲的看着吗?''说着,我拉起他就往园里去。

''这个怎么弄?''他拿着一株芍药,左看右看的。

''哎,你平常真是太娇生惯养了,呐,这个给你,铲个坑该行吧?''

''嗯,应该可以。''他拿起铲子,一铲一铲的铲着,我突然觉得让这么小的孩子弄这些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过转念一想,他是男孩子,应该从小锻炼。

他铲土,我栽芍药,不知不觉中我们还是栽了好多了,我说,''以后这些花开了的时候可美了。''

''是吗?我以后可以来看吗?''他看着我问着。

''可以啊,不过,我也许陪不了你看了。''我一边弄着芍药一边说着。

''为什么?''

''我们不说这个了,你说你是喜欢牡丹还是芍药?''我突然感慨的问着。

''嗯,我说老实话,我没有见过芍药,我也没有出过将军府,所以我可以等以后来看了再说吗?''

我看着他,他也定定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是要通过比较才会给出答案,''可以,不知那时你会怎么选择,我想应该是牡丹吧!''

''为什么?''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蓉静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你看诗人不是都这么说吗?''

''哪个诗人,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以后的诗人,不过你现在听我说说就行了。''我暗自笑着,唐朝的诗人你会知道吗!

''云奴。''他突然叫我。

''嗯。''我抬头看他。

''我觉得你很不同。''

''怎么不同,我难道和你们长得不像?''

''呵呵,不是,只是我感觉你很不同。''

''喂,你说,我漂亮吗?''我突然好奇的问着,看看我所寄居的身体在男孩子眼里怎么样,有没有桃花运。

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你怎么这么问?''

''嗯?我就是想知道我漂不漂亮而已嘛,你干嘛不好意思啊?''

''你,你...''他结结巴巴的说着,提起铲子转身背对着我开始铲地,''漂亮。''

我笑着,跟着他后边开始栽着,''真的吗?''我笑着问着。

''真的,漂亮。''

热门小说推荐:快穿之捕捉男神〕〔元墓记〕〔凶神年少〕〔诡异之谜〕〔炼金小厨娘〕〔末灵纪元〕〔邪魅王爷的未来妻〕〔诛心剑之魔仙殊途〕〔我的玫瑰小姐〕〔阴阳之过去现在〕〔小殿下别闹了〕〔过招美男团〕〔计算士与异能者〕〔守护甜心之梦樱绝恋〕〔自分〕〔白莲花哦不黑莲花〕〔一世清玄〕〔凉城若梦〕〔宸妃传奇〕〔网游之我的大神梦〕〔落鸢樱怜〕〔如若不相亲〕〔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男主〕〔拟战〕〔爱了就有了酸甜苦辣〕〔转换时空去爱你〕〔异世之小强称霸〕〔轩辕破苍穹〕〔王者荣耀之王者雪魔〕〔永久的沉默〕〔绝世鬼医邪王妃〕〔我的老婆倒计时〕〔霸道君主爱上我〕〔万火天君〕〔花花都市奇遇记〕〔第一战线〕〔洪荒鸿蒙〕〔幻灵紫玥殿〕〔从哪里开始〕〔炫古神迹〕〔异界追魂〕〔若你如光〕〔网游之妖族当道〕〔千丝万辰〕〔第二天堂之生命的意义〕〔方点〕〔攻匪记〕〔我是孤独的杀手〕〔斜风细雨不须归〕〔迷雾信条〕〔系统强迫我正义〕〔双极物语〕〔网游之无敌拳皇〕〔奇思妙想之旅〕〔三国之兵王归来〕〔擎天变〕〔案中案〕〔荒芜人生〕〔王牌joker〕〔白曌传〕〔系统使你强大〕〔青玄图〕〔开启繁华之路〕〔远方的北极星〕〔温馨芦苇〕〔绝地重生:狂妃太妖媚〕〔物异录〕〔蓝衣魅影〕〔潇湘令〕〔同门之生死情〕〔88号饭店〕〔魔舞风云2〕〔黑夜太邪魅〕〔小精灵宠物店〕〔抱歉不该闯入你的世界〕〔炫战〕〔花的恋爱心语〕〔狂妃很逆天〕〔王妃刃〕〔流苏浸年〕〔历史之记忆〕〔我的旧爱〕〔EXO之少年无死角的爱〕〔毁童话〕〔最后的秘境二荒原魅影〕〔斗龙战士之繁年倾景〕〔连枝生〕〔杀神医〕〔踏碎宇宙〕〔Backspace〕〔白痴姑娘:惹上冷少爷〕〔宠妻倾天下〕〔幻灵法神〕〔拐个师父做夫君〕〔堕世轮回〕〔山鬼说〕〔网游之全职猎魔师〕〔三青繁华〕〔原来你一直爱我藏爱〕〔花落燕归笑依人〕〔焚城记〕〔三剑证道〕〔武道御天纪〕〔学生商业〕〔我的惊悚笔录〕〔那段牢狱时光〕〔王爷太腹黑妃要翻墙跑〕〔景色微寒潇冷色〕〔剑酒歌〕〔笑水浒〕〔我在闲云居的日子〕〔弥迦叹〕〔情云蔽月爱深藏〕〔异界之逆转神权〕〔国师请滚开〕〔灰色梦魇〕〔一剑一江湖〕〔血剑传说〕〔朕就是这样的汉子〕〔男兵女将
最新入库小说:血降〕〔后洛神赋〕〔赛尔号之雪舞暗夜〕〔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EXO之你好鹿殿下〕〔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傲娇总裁宠萌妻〕〔名侦探柯南续篇〕〔魔兽世界编年史〕〔走啊去捉鬼〕〔七日记〕〔盗龙陵〕〔超时代:自由世界〕〔未来神话〕〔末日狂帝〕〔春秋之恋红尘梦〕〔道士爷爷〕〔名侦探柯南续篇〕〔冰封炽热的世界〕〔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启征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苏苏营救计划〕〔专属于她的爱恋〕〔利刃侠〕〔盛宠毒妃五小姐〕〔苏苏营救计划〕〔恶灵之刃〕〔家有妖医〕〔寻亲旅恋〕〔难遇〕〔构世〕〔眉间轻点泪花妆〕〔盗龙陵〕〔网游之重启战魂〕〔重生之不再遗憾〕〔夏娜同人系列〕〔诡镇怪谈〕〔敲响天际之门〕〔盛宠毒妃五小姐〕〔爆裂飞车之风之子〕〔网游第二天堂〕〔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走啊去捉鬼〕〔灵律神界之悲城〕〔宇宙纵横〕〔赛尔号之碧瑶〕〔白日极夜〕〔古荒道月〕〔夜色镇迷案〕〔无忧城〕〔盗龙陵〕〔废土生存法则〕〔二世奈何又逢君〕〔恶灵之刃〕〔冰封炽热的世界〕〔走啊去捉鬼〕〔启征途〕〔杂牌神算〕〔十年繁华依旧〕〔末世来临之末〕〔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废土生存法则〕〔重生之不再遗憾〕〔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伽蓝何处〕〔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未来神话〕〔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苍茫末世〕〔宇宙纵横〕〔玩世不恭小妖姬〕〔新夜半鬼叫门〕〔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凉凉的爱意〕〔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红颜乱之公主遗恨〕〔春秋之恋红尘梦〕〔星辰未落时〕〔构世〕〔网游之重启战魂〕〔与心相连〕〔开封有个哑娃娃〕〔七日记〕〔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炮哥小钢炮〕〔我是太皇太后〕〔刀塔之小兵逆袭〕〔鲸鲨暗河〕〔腹黑总裁我以有约〕〔三千纪元〕〔梅萼调〕〔刀塔之小兵逆袭〕〔血族灵契〕〔吾家有树才安好〕〔觉醒之天下为敌〕〔囚爱之邪帝霸爱〕〔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香草布丁选项〕〔末世桐苓〕〔盗墓王者〕〔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觉醒之天下为敌〕〔永恒的长城〕〔为你情深却浅缘〕〔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祸国小妖妃〕〔恶灵之刃〕〔网游第二天堂〕〔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大时代战事〕〔杂牌神算〕〔盗墓王者〕〔启征途〕〔利刃侠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