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西方奇幻 > 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

相识

相遇

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了你。

这美丽的季节,这美好的相遇。

2011年的那个秋天,心随着秋风萧瑟飘摇,心事像落叶一样枯萎埋葬,一切都消失在那个烟雨缥缈的清秋中。

大西北小县城依然显得那么宁静,那么孤凉。

记得20岁生日那天下午,刚从沉睡中睁开眼睛,顺手拿起一颗苹果咬了一口,迷迷糊糊的从宿舍走了出去。

这时,突然走进几个陌生人,抬着东西,拿着行李从我的身边一晃而过。

后来看见我一个队友阿强也在搬东西,这才知道原来是有高三学生搬宿舍,他是在给同学帮忙。

在和阿强聊天的此刻,一位中年阿姨向我的房东问道:“这里环境怎么样?我家孩子在高三,马上要高考了,要安静点好。”

房东速快的说:“我们这里环境很好,很清静,这里住宿学生很多都是高三的,他们人也很好。”

我想这一定是一位很优秀的学生,学习成绩肯定很好的?

接着,这位中年阿姨又说:“之前孩子住宿那里小孩很吵,休息不好,这才搬宿舍。”

在说笑声中她们走上了二楼最后一间房子,原来我也是住那间房子。

转眼间一位高个子微胖的女孩,傻乎乎地从楼梯口走了上去。

相识

或许我们的相识是一场错误,但我希

望一直错下去,没人去纠正。

晨光,就这样,一点一滴,依着云彩,慢慢的跳上了睡梦中学子的眼眸。

每个早晨,我都起的很早,院子里的同学平常属我到校的最早,所以,经常一个人在漆黑的路上早已成为习惯。

一个清晨,刚走出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凉嗖嗖的,望远处看去,薄雾笼罩着大地,像层白沙,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高个子走过来。

突然,那位刚来不久的大个子女孩走到我面前,主动向我问好,很有礼貌的给我说:“看你早晨起的很早,学习一定很认真吧!

我只好勉强的微微一笑。

然后她又说:“你以后早晨等等我”

因为,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我随口只是说了句好的。

然而没想到这随口的一句话,却让我陪伴了一年,等待和牵挂到今天!

在往学校走的路上我基本没说什么话,只是低头走我的路,也懒得理她。

呵呵,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很腼腆,大男子主义极其严重。

就这样每天我们上下早晚自习,在来回学校的路上都走在一起。从此那条通往学校的窄窄的小巷道便觉得越来越近了。

一个礼拜后下晚自习的路上,她突然看了我一会,说:“你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我答道:没有,没有的,我是很普通的。

她接着又说:“你是谦虚,你是深藏不露。”

我摇了摇头,再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时间过得真快,又这样几天过去了,她突然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很严肃地说到;不知道,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最后,我还是没有说给她,总之觉得她很烦,很不喜欢她,很不想今后一起和她走了。

诶!真是的,作为大男子主义的我,每天早晨本来起来都很早的,洗刷后速快的去学校。

这下可真糟了,还得每天等你。

我心里这样自言自语的责怨着,背着书包在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等她,看着她慢慢的从楼上走下来。

突然她又说:“帮我拿下书包,东西又忘了。”

她又跑楼上去拿东西了。

唉,这我快要迟到了,你还在这里,真拖拉,女孩真麻烦,明天不等了,真是的。

没过一会儿,她又快速跑过来,从我手中拿过了她的书包,说道:“阿博谢谢你等我”!

赶紧走,快点,快迟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她笑了,说:“就知道啊,怎么了啊?”

好吧,你,你厉害!

相知

人之相交,贵在相知,人一知己足一生。社会的人脉之复杂让你无法想象,好朋友应该在心不在多,懂得寻觅你的知己而不是泛滥你的友谊。

喂!妹妹,你是叫妹妹?

呵呵,黑妹。

“你,你叫我什么呀?”

哦,没什么,妹妹啊,

“你怎么知道我叫妹妹啊?”

我猜的,你,你妈妈(阿姨)这样叫的。你家人真疼你啊,都长这样大了,还叫你妹妹?

“是呀,是呀﹗家里都很疼我,我爸爸,我哥哥都很惯我的!”

这是我第一次放开和她聊天,也是第一次叫她的小名,叫着叫着慢慢就消除了那种陌生感。

下晚自习回宿舍后看看书,夜已经很深了,正要入睡之时,整个院子里都熄了灯,一片漆黑,却发现只有二楼,最后一间宿舍还是亮着灯,噢,这是她的灯,她真够刻苦,这样晚了依然还在看书。

深夜只有你的灯还在亮着,从此,照亮了我的心。

几个星期已经过去了,慢慢地我们之间开始熟悉起来了,每天下晚自习第一件事情就是站在教学楼前等她。

无论雨雪、还是多忙多累,我也要准时等她。

即使我不回宿舍去,我也要把她送到住宿的地方,然后再回去和同学玩,一大早又回住宿接她,这成了我的责任和义务,后来坚持到高考结束!

记得有一次下晚自习后,我们一起走出来,在刚出校门口的时刻,恰巧碰到学校的张副校长,她走过去和张副校长打了招呼,我看到张副校长也很热情的给她也打招呼。

我觉得她和张副校长一定很熟?或者是亲戚关系?也许这是我天生敏感的性格,才有如此感觉。

喂;阿芳,你认识张副校长。

她说:“噢噢,是的。我入学手续是他办得,我原来休了两年学。”

什么?什么?你休过学?

她说:“是的,在快读完高二的时候,我身体很不好,实在是无法坚持在学校上课,只能回家调养。

噢噢,知道了。

“我这次来入学,我去办入学手续,他还是一口叫出了我名字。”

那张副校长对你影响这样深?你一定学习很优秀吧!

她说道:“办休学手续时,我找校长,校长不给办,又把我推到副校长那边,接他们还是不给我办,我就站在校长门口等了好几天,就这样,最后张副校长才给我办的。”

此时此刻,我沉默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后心里对她有股敬佩的力量,也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在加速我心脏跳动的频率。

回到宿舍了,总觉得这孩子一定不简单,在家修学两年,回到学校继续刻苦学习,不到一年内,要回归课堂,跟上落下的课程,考上理想的大学,那是件很不容易,很不简单的事情。

从此对她认识更深了一步,一下子去除我眼中对她原来那种烦感!

相近

人与人之间也

你来我往的,时间久了,熟悉了,

便相互靠近。

我宿舍的正门口,是一间用石棉瓦和木架搭建起来大棚,我们院子里住宿的五六个同学都在这里做饭,平常这里显得比较热闹。

当时我们做饭都用煤气灶,我的厨具就隔着她的,之间距离也只有不到30厘米,所以经常看到她做饭。

她很与众不同,我们是做好了饭,先吃完饭后再慢慢洗碗,她却恰恰相反。

她吃的很少,大概不到一碗饭。

做饭也真显得笨手笨脚的,看起来傻乎乎的。

做好饭后就把饭打在碗里,然后直接洗锅,洗完锅立即倒完脏水,端着那碗饭回二楼自己宿舍去吃了。

之前也许是没有注意到,只听她说她身体不好休过学,现在才慢慢发现她体质依然不是太好。

待在宿舍我经常闻到有一股刺鼻的中药味,后来才发现她每天晚自习后,就在我宿舍门口熬中药。

2011年11月29星期二晚自习后,在路上和她聊天中瞬间我看到她脸色很不好,她也突然手扶了扶墙,站了一会儿。

我问她,没事吧?

她立马摇了下头,笑着对我说:“没事,没事,看我好好的嘛,比你强壮,要不比一比。走吧,赶紧走吧。”

说笑中她还故意加快了步伐,走在了我前面。

看得出来她虽然笑着,但声音有些颤抖,面色苍白。

诶!这孩子怎么这样要强了?明明不舒服,却硬要撑着,还故意走快,证明给我看她没事。

回到宿舍她熬完中药,没一会看到她熄灯了,这是她关灯最早的一次。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依然如此,每个早晨晚上都是和她一起走,依然还是那条小巷道,只是变的更近了罢。

来回学校只有那么不到十分钟路程,但听了她讲了很多很多的话,几乎每天晚上都给我讲一些深奥的生活或者人生哲理,时间久了,发现我的思想被她有点感染了。

相敬

相敬如宾,这绝不是虚伪的装饰,

而是相互关怀与体贴的体现。

初冬不如隆冬神圣**,不如金秋给人收获的喜悦,然而它却承载着别有的一份美丽,让我眷恋!让我陶醉!让我难忘!

使我想到温暖的阳光,使我想到灿烂的笑容和蓬勃的青春。

大西北初冬,北风习习,落叶飘零。

天气早已变得寒冷起来,但为了梦想,为了高考,为了将来,为了命运,我们信心饱满,不怕艰苦,不怕劳累依然坚持于严寒对抗。

周末下午来到县城西郊的市场逛,不远处挂在铁丝架上一双粉红色的女士手套特别亮丽,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还没来得急谈多少价格,跑过去直接付了钱就拿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买女孩的东西,也是第一要准备送女孩礼物,心情极度紧张而害怕。也不知道怎么送她?在什么地方送给她?

总之东西是买了,而且自己也很喜欢,但怎样送出去却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去上晚自习时,我把手套装在自己的书包里,打算下晚自习后在回宿舍路上送给她。

快下晚自习的那半节课,仍然还是那样紧张,那样激动,在徘徊着,在犹豫着,这到底送还是不送给她了?

叮铃铃…叮铃铃,终于等到下晚自习了。背起书包急匆匆地离开了教室。

从书包里掏出来看看那双手套,看了下又放进书包,然后又掏出来看看,嘀咕着这到底送还是不送她了?

慢慢的走出教室,站在教学楼下等着阿芳过来,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怎么还不来啊?又五分钟过去了,看见她慢吞吞地走过来。

冷不冷?

她答道:“不冷,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哦,没事,没事的。

走到人少的地方,我看了看她,果断的掏出手套,迅速的递到她手里,赶紧低下了头。

她说:“什么?这是?我不要。”

天气冷了,今天去给我买手套,顺便也给你捎一双,你就将就下戴着吧,这没什么的,不就一双手套吗?

以后能不能能叫你姐姐?真心的想做你的弟弟。

她笑着答道:“可以啊,很高兴!不过做我弟弟可是要有条件的,”

我追着问道:什么条件?

她说:“我弟弟可不好做啊,你可要想好呢?做我弟弟可要吃苦的,可要给我乖乖的,有时也许还要挨揍的,我的很多表弟,弟弟都怕我。”

哈哈!不怕,你真厉害!谢谢你姐姐,以后可真叫你姐姐了。

此刻她用一种很奇特的眼光看了我一会,看得我都有点害羞了。

我赶紧转过了头,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又圆又

热门小说推荐:雪 为谁而下〕〔豪门中的鸳鸯〕〔溯源之盘古纪〕〔亡灵王爷灵术妃〕〔天魂修罗〕〔穿越之王妃别逃〕〔泪沾衣袖〕〔殇秦〕〔吾道非情〕〔只要够强就不会吃亏〕〔重生之萝莉复仇记〕〔神鼎王座〕〔雪落红尘劫〕〔彼岸双情〕〔献烬〕〔起源灾难〕〔命运的轮回〕〔世鬼夜语〕〔靖奉魔〕〔一曲桃花错〕〔黑白占卜师〕〔征战丧尸界〕〔天籁何人舞〕〔提前离开的苏柚小姐〕〔哪得风月无边〕〔花千骨之孽爱迷局〕〔我不是英雄之绝地反击〕〔[征文]王牌杀手〕〔珊仙记〕〔在世界的尽头遇到你〕〔盗墓笔记之终极解密〕〔莲说三生〕〔豪门宠妻之霸道总裁爱上我〕〔新神传说〕〔血流天下〕〔背着棺材浪迹江湖〕〔龙刃传奇〕〔星落梦〕〔快穿之我要当女主〕〔财郎虎爆〕〔溺宠我的冷情冥妃〕〔那年绽放〕〔网游之绝世主宰〕〔小鹿日记〕〔穿越之废柴少爷是小姐〕〔带着外挂穿越去〕〔我有无敌全能系统〕〔世纪彼岸〕〔前世今生的悲惨路〕〔高达之守护神〕〔令尸夺心〕〔在永恒称霸〕〔C计划〕〔星空大武者〕〔地球的记忆〕〔一人一双一世界〕〔皮接着皮〕〔绝世兽妃之逆天归来〕〔剑尊圣皇〕〔星际游侠传〕〔地下的火焰〕〔小故事小爱情〕〔探龙穴〕〔母子情缘〕〔荒村探险〕〔网络情侣有点逗〕〔女汉子的乡村直播〕〔跨越星球的爱恋〕〔殇薰〕〔吞噬魔圣〕〔缉鬼卫〕〔蔓丽田园〕〔四界争霸〕〔浴血复仇萌路〕〔回车贱〕〔许我好梦〕〔杀道双龙〕〔我们都曾绽放过〕〔六道众生之道外有道〕〔灵魂朱莉〕〔末世重生养崽崽〕〔战灵止戈〕〔梦婚〕〔小幺梦游记〕〔才不是大魔王〕〔魔力圣战〕〔多巧那是你〕〔魔瞳王者妖孽倾城〕〔旧园〕〔蓝瞳郡主〕〔双面碰撞〕〔亡剑凌云〕〔寒云暮白〕〔逃婚女的爱恋〕〔九十九杳然〕〔平凡的普通人〕〔时空斩首〕〔鬼符相灵〕〔我的救赎是你〕〔竹村〕〔倾城罪之雪落无痕〕〔青月传奇〕〔莫道之盘古遗双〕〔寻宝之墓中人〕〔叶罗丽精灵梦第六季〕〔网游之人魔〕〔睡前一个魅故事〕〔凹凸世界之白夜〕〔为归〕〔进化之录〕〔光明与黑暗的先人〕〔武宗神府〕〔王者十方〕〔十里桃花浮生辞〕〔陆总裁的娇妻〕〔若相逢结余生〕〔凋零骨朵〕〔凌天宝鉴〕〔至尊挚爱〕〔九尾狐仙苏妲己
最新入库小说:血降〕〔刀塔之小兵逆袭〕〔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三千纪元〕〔专属于她的爱恋〕〔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穿越APP〕〔洛克王国之征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七日记〕〔容安馆的你〕〔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洛克王国之征途〕〔花落的瞬间〕〔网游之争王记〕〔推倒相公〕〔未来神话〕〔血降〕〔恋与白起〕〔未来神话〕〔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有主见的方润〕〔腹黯霸蒂〕〔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我负子戴〕〔将恶人进行到底〕〔快穿之boss别黑化〕〔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与心相连〕〔神之迷域〕〔强宠小小姐〕〔星辰未落时〕〔难遇〕〔宇宙纵横〕〔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推倒相公〕〔菲花之梦〕〔未央月影〕〔寻亲旅恋〕〔女巫恋上猫〕〔利刃侠〕〔伽蓝何处〕〔网游之重启战魂〕〔凰绝之今妃昔比〕〔白日极夜〕〔刀塔之小兵逆袭〕〔开封有个哑娃娃〕〔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香草布丁选项〕〔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魔兽世界编年史〕〔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永寂山河〕〔契约爱妻〕〔难遇〕〔沧澜锁卿魂〕〔炮哥小钢炮〕〔废土生存法则〕〔三千纪元〕〔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落花下分开过〕〔诡镇怪谈〕〔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赛尔号之雪舞暗夜〕〔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最强末日系统〕〔坏掉的流年〕〔夏娜同人系列〕〔坏掉的流年〕〔寻亲旅恋〕〔血族灵契〕〔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赛尔号之碧瑶〕〔彼岸可有花〕〔网游之重启战魂〕〔血族灵契〕〔炮哥小钢炮〕〔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特工王妃驾到〕〔不要再逃了〕〔盗墓王者〕〔星辰未落时〕〔觉醒之天下为敌〕〔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白日极夜〕〔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专属于她的爱恋〕〔凰绝之今妃昔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诡镇怪谈〕〔末日狂帝〕〔诡异童话〕〔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鲸鲨暗河〕〔重生之不再遗憾〕〔刻浊星逝〕〔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末世兽都〕〔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神坑穿越瓦罗兰〕〔魔兽世界编年史〕〔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夏娜同人系列〕〔启征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强宠小小姐〕〔白鹿归〕〔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为你情深却浅缘〕〔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我是太皇太后〕〔名侦探柯南续篇〕〔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