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总裁豪门 > 契约爱妻

提起第一次的受伤

一群人围着他,帮着处理伤口,她也很着急,可是一想起,他今晚的行为,她心里真不是滋味。她就在门外,看着他,眼泪不自觉的流

楼下传来声音,是他父母来了“怎么办?我要怎样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她心里实在难受

“深儿,深儿,怎么样了?”舒曼青着急的问,这个优雅的女人也只会在自己儿子的事上乱了情绪

还不等她开口,直接忽略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乔云震也一脸着急,在屋里走来走去。嚷嚷着“医生呢!吃闲饭的……”

林梓意是多羡慕他,生活的无忧无虑,又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乔云震突然发问“他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我,会好好照顾他吗?”一脸的怒气

“对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她还没说完,直接被打断“多大的事,我自己在廊道摔了,哈哈……”他还是尽力扯着笑

“深儿,你这脑袋本来就做过手术,怎么能这么不小心……”舒曼青担忧的说,眼神又看向她。显然,她这儿子受伤哪次与她无关,她大概也猜到了

“妈,没事的,就是有点疼”他还是尽力笑着,时不时看向她,心里很心疼她,受委屈了。可是,心里又很气恼:死丫头,都不知道来看我。

:“过来!扶我一下,不会啊?”他朝她喊着,“哦哦,马上”她急忙过来,托起他的一条胳膊,又看见头上的纱布,都染红了,心里实在是难受,她真不是故意弄伤他的。

“傻了?扶我换衣服去!”她突然反应一下,她居然走神了。“哦”她又小心的扶着他,然后走进衣帽间“小心一点”舒曼青还是不放心,乔父在打电话,几乎是用吼,让私人医生赶紧过来,又在联系医院。

“你,要哪件?嗯?”她轻声的问,他光明正大的倚靠在她身上,很开心,似乎头也不那么疼了。他很享受,这短暂的温柔,平时,她绝不会这么好的态度,更不愿意靠近一点点,总是保持着距离,让他很不爽,可是也没办法。今晚,他似乎太急了,他盯着她,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

“你说话啊!看我,干什么……”说话声音逐渐小了,现在的姿势,的确挺让她尴尬的。“你觉得我应该穿什么?嗯?”好笑的问她,还是盯着她。

“好了,就这个吧!”她得打破这尴尬,随手拿了一件灰色的衬衣,递给他“我头疼,这手没劲儿了”又恢复那痛苦的表情。她心一紧,想起来刚才的样子,急忙,让他坐下。她在干什么?她突然反应过来,她怎么在解他扣子呢?好尴尬啊!抬头看着他,他正一脸坏笑。就在她松开手,“还是你自己,唔……”他居然捧着她的脸,狠狠的亲她。她急忙推开,结果,听见他”嘶!好痛!”“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急了,急忙摆手。

“先帮我换衣服,头痛!”他是真的疼了。她赶紧解开他衣服,唰的脸红了,但还是硬着头皮,给他脱下又换上。最后扶他出去,他居然在她耳边说“我的身材不错吧!跟我,你不吃亏”她的脸更红了,可现在又拿他没办法。

私人医生急忙扶过他,赶紧拆了纱布,检查伤口,又仔细的处理着,最后让助手们扶着他,坐电梯下去“划伤的口子比较深,而且不止一处,我们得赶紧去医院处理”乔母赶紧摆手示意“快点,当心点!”然后叫上林梓意,结果乔墨深一句“不要叫上她,让她休息!”舒曼青盯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赶紧和乔父坐车走了

一行人扶着他进了手术室,乔父乔母就在外面等着,十分焦急。大约一个多小时,被人推出来又转入单独的病房。他就躺在那里,头上缠了纱布,脸上没有血色,模样很是憔悴。舒曼青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十分难受,眼泪没忍住,急忙走过去坐下,拉着他的手,慈爱的看着他。乔父,赶紧帮她擦掉眼泪,细心安慰她,没事了。

私人医生徐子瑞赶紧说“乔少的伤口处理的很好,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以前也做过缝合手术,现在担心的是,他可能会有后遗症”

“什么!你是说,他还有后遗症?”舒曼青一下子站起来

“你继续说,什么后遗症?”乔父比较镇定,心里还是很担忧

“乔先生,乔太太,的确是的,以前也进行过手术,现在,又二次创伤,虽然不是同一地方,而且这次还好只是划伤,但是剧烈的撞击,可能会造成脑震荡等,头痛,头晕的现象也不能排除,毕竟,当年受伤的情况很严重,实在不能……当然,还得看乔少的体质而言……”

“想办法,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成这样!”乔父怒了。“养你们是干嘛的?我不要听你说,我要你治好!”

“深儿,深儿,不会有事的……”舒曼青抽泣着,乔父只好轻拍她的背,安慰她

独自在家的林梓意,把自己锁在房间,窝在沙发里蜷着,哭了。她很自责,她记得13岁生日那天,庆祝后,16岁的乔墨深偷偷爬上树,想给她把鸟窝弄来,因为她说过“墨深哥哥,为什么这树上的鸟窝是绿色的?”他笑着刮了她鼻子“笨啊!谁说鸟儿不能用绿色的草杆弄窝啦,哈哈~”

结果,他摔下来,后脑着地,当时,咚!的一声,大家都被吓着了,赶紧一看,“天啊!”佣人们发出惊叹,脑袋下的血迹还在蔓延开,那个场景她想起来,都后怕。“该死!我怎么忘了他受过伤!也是我害的!呜呜呜~u~”边说边打自己的头,她真的好内疚。那一次,他也说不关她的事,现在,又说是自己。原来,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庆祝生日,乔父乔母对她的态度也变得不冷不热。一切好像回归原点,她再也没有刻意记得生日。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她就觉得心里难受,眼皮很重,自己好累啊!

热门小说推荐:末日封神传〕〔娶个相公去打仗〕〔杨子正传〕〔不能成佛我便成魔〕〔综总是在穿越〕〔似锦转流年〕〔铠星〕〔快穿之执子之手〕〔时光之乱世枭雄〕〔欲握凤岚〕〔英雄联盟之重生成神〕〔都市帝神〕〔红袖凤舞笙〕〔逆境幻空花〕〔世界第一废人系统〕〔剑舞花月〕〔九槐〕〔缪斯的记忆〕〔我真想当个普通学生〕〔小时意志〕〔三年初中三年叛逆〕〔命运的梦之羽〕〔墨宝香〕〔无属性〕〔世纪魔武学院〕〔执剑卫道〕〔千年女尸爱上我〕〔芸雪赋〕〔逆着光的方向才是天堂〕〔玫瑰歌情〕〔迷童〕〔EXO的冷傲女王〕〔决斗吧〕〔薇故事〕〔笙笙桃歌〕〔贵妃升职记〕〔魔兽师〕〔末日之进化之门〕〔守护甜心之幽冥之恋〕〔锦瑟玲珑〕〔梦幻一世〕〔阿帕忒庄园〕〔煞恶〕〔梦云樱〕〔魔妻四小姐〕〔萧声漫浮城〕〔金刚狼后传〕〔红尘风雪〕〔翻山越岭来看你〕〔倾世小女之重启另生〕〔吾乃高宠〕〔血蛊灵王〕〔图腾狐〕〔风干日记〕〔喜欢同桌那些年〕〔又是穷人的一天〕〔网游之牧神〕〔枫起沙落胭脂碎〕〔何以殊途归〕〔少年海非斯顿日记〕〔神工传奇〕〔蓝色月光曲〕〔赛尔号之繁星闪烁〕〔顾小姐〕〔武装斗魂〕〔r界〕〔诡秘档案异闻录〕〔拾光里的他和她〕〔十年笔记〕〔上古九洲〕〔重生嫡女之王妃太傲娇〕〔枪剑情〕〔皇上今天又被冷落了〕〔来自深渊的光芒〕〔异世风云之剑神觉起〕〔你在终点等我〕〔吾驾百灵〕〔再世为娇不住金屋〕〔余白一个依瑾〕〔夜不收兵〕〔幻影城市〕〔看似美丽〕〔守望者龙之归宿〕〔叛者也〕〔玉尘跃九歌〕〔神秘古玩店〕〔天道暗影〕〔大圣王记〕〔冥王的俏皮王妃〕〔原子裂变〕〔一世长安之彼岸花开〕〔气语乾坤〕〔综艺之我是狐妖〕〔魔法之火〕〔爹坑〕〔敲天堂的门〕〔总裁娇妻是阎王〕〔战王妃之医毒双修舞妖风华〕〔游戏异界之吾敌乾坤〕〔青梅难追腹黑大叔拐冷妻〕〔错世之缘〕〔睦邻〕〔甜蜜的女孩恶魔的爱〕〔苏语百落〕〔凡性的提醒〕〔耀世钰〕〔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傲骨书生〕〔凉妃春秋〕〔没有你谁给我幸福〕〔君临子下〕〔重生之复仇小女〕〔奥特荆棘〕〔无尽无帝〕〔星河化身〕〔专属荣耀〕〔轩辕剑卫〕〔冬奥少年英雄〕〔魔塔〕〔一抹风秦
最新入库小说:石连草〕〔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苏苏营救计划〕〔白日极夜〕〔苍茫末世〕〔未央月影〕〔问仙之旅〕〔构世〕〔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夏娜同人系列〕〔血夜黎明〕〔血液羁绊〕〔风琴雨夜〕〔万界崇凰〕〔废土生存法则〕〔星座守护之心〕〔末日狂帝〕〔最强末日系统〕〔二世奈何又逢君〕〔推倒相公〕〔刀塔之小兵逆袭〕〔夏娜同人系列〕〔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沧澜锁卿魂〕〔永恒的长城〕〔网游第二天堂〕〔凉凉的爱意〕〔灵律神界之悲城〕〔眉间轻点泪花妆〕〔腹黯霸蒂〕〔诡异童话〕〔穿越APP〕〔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超时代:自由世界〕〔夏娜同人系列〕〔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七日记〕〔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刻浊星逝〕〔嬴政秘史〕〔利刃侠〕〔吾家有树才安好〕〔归时繁花尽流光〕〔夏娜同人系列〕〔网游之均衡天地〕〔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盗墓王者〕〔爆裂飞车之风之子〕〔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赛尔号之雪舞暗夜〕〔重生之不再遗憾〕〔宇宙纵横〕〔古荒道月〕〔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妹妹是假少女〕〔鲸鲨暗河〕〔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魔兽世界编年史〕〔三千纪元〕〔强宠小小姐〕〔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倾城落雪〕〔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三千纪元〕〔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诡镇怪谈〕〔开封有个哑娃娃〕〔恶灵之刃〕〔古荒道月〕〔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日狂帝〕〔未来神话〕〔末世来临之末〕〔网游第二天堂〕〔伽蓝何处〕〔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炮哥小钢炮〕〔网游之重启战魂〕〔归时繁花尽流光〕〔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网游之均衡天地〕〔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名侦探柯南续篇〕〔古荒道月〕〔专属于她的爱恋〕〔快穿之boss别黑化〕〔鲸鲨暗河〕〔名侦探柯南续篇〕〔傲娇总裁宠萌妻〕〔失忆大小姐〕〔诡异童话〕〔觉醒之天下为敌〕〔末世桐苓〕〔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血降〕〔有主见的方润〕〔觉醒之天下为敌〕〔盗龙陵〕〔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超时代:自由世界〕〔灵律神界之悲城〕〔启征途〕〔三千纪元〕〔第二次的爱情〕〔白日极夜〕〔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杂牌神算〕〔风琴雨夜〕〔那时我们都不懂爱〕〔鬼王的傲气小姐〕〔炮哥小钢炮〕〔新夜半鬼叫门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