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虚拟网游 > 网游之重启战魂

苦修

杨铭摘下头盔,坐起身来,疑惑不解的挠了挠脑袋,虽然时间到了晚上该吃饭的时候,但是游戏第一天的强烈冲击感还没有过去,晚饭他都没有准备吃,看着寝室里其他五个人都还沉浸在游戏里,杨铭更觉得师傅王老汉,表现的怪怪的。

按照系统的设定,一般npc教玩家技能,都只是学徒一类的关系,你帮我干活,我教你技能,更像是一种雇佣关系,像是胖子,想学道门秘籍,没问题,先干活,整点贡献,自然给你看。

当然,如果你脸够白,也会有npc愿意收你为徒,这可就不是学徒这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角色了,这说明,他愿意让你作为他的衣钵传人,别说学费了,好一点的师傅还要倒贴徒弟装身费,出师之后更是会提供宜呈,为徒弟的前程加一块砝码。

杨铭当时正在练刀,就看见老人一脸兴奋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手上为什么有他的战技,老人便开口收了自己做徒弟。

正当杨铭目瞪口呆的当口,老人却开口说让自己准备一下,一个时辰以后就出发去大山里,呆个个把月。

还没等杨铭反应过来,他又转身出了门,说是去铁匠那弄点用得着的东西,一会就回来。

从头到尾,杨铭一句话都没能出的了口,看着老汉,哦不,师傅砰地一声关上了院子的门,愣在了当场。

等一下,个把月,赶紧的,下线买点吃的屯起来,看来是要闭关了。

于是乎,大半个小时后,寝室里其他五个人吃惊的看着杨铭拎着七八个便利袋冲进了寝室,惊得目瞪口呆,

“没时间解释了,这个一两星期,你们不用管我了。”只来得及吼了这么一嗓子,杨铭又一次进入了人游戏中。

景色一变,杨铭又回到了小木屋里,听到床上有动静,院子里不知道在忙什么的王老汉喊了起来:“屋子里有我给你准备的家伙,快换上,试试合不合适。”

杨铭向着一旁架子上望去,心中一阵暗爽,妈的,有师傅就是不一样,总算摆脱了新手白板装了。

猎户紧身皮袍:品质:破损,猎人王小二使用多年,虽然重新反复清理,还试图修复,但不幸过于老旧,只好维持现状,可抵御中小型动物的撕咬以及粗糙品质以下的骨质或石质武器的攻击。

狼皮战靴:品质:粗糙,猎人王小二让村东李寡妇用狼皮缝制的靴子,可减少2%因步行产生的元气损耗,并对下身有一定防护能力。

猎人的短横刀:品质:粗糙,铁匠为王小二打造的短横刀,能撕裂动物的皮毛,对普通品质以下的棉甲或皮甲产生威胁。

短弓:品质:粗糙,五斗软弓,有效杀伤50步,只对皮毛有效。

狼牙箭:品质:粗糙,狼牙磨制的箭矢,最多对粗糙品质的皮甲有效。

杨铭开心的将新装备换上,出了院子,看见师父王老汉也是一身如此打扮,只不过背上背着的不是弓箭,而是五只乌黑的短矛。

“恩,看来你准备好了啊,那我们就走吧!”

“师傅,就这么去吗?”

“要不呢?”

“那要呆多久啊?”

“看你什么时候能达到我的标准。”

“哦”

“老汉我也想早点回来,下个月二号,就是龙抬头那天,听说少爷给小小姐找的姑爷要上门下聘礼,老汉可想看看这新姑爷找的是个什么样子,听说啊,他姓程......”

一老一少师徒二人就这样一头扎进了大山,杨铭开始了他进入游戏以来的第一次打怪升级活动。

由于进入游戏后,除了人的大脑,其他各部分都是放松状态,玩游戏的时候,人其实只是在做梦,所以,当网游进入了全息模拟时代之后,游戏者所能持续的游戏时间大大延长了,在征伐之前,一些不强制要求玩家保持一定下线时间的游戏,曾有过连续几天几夜不下线的疯狂玩家。

据那哥们事后交代,下线,主要是因为实在饿得受不了了。

虽然是做梦,但杨铭觉得,这是一个噩梦。

进了山以后,原本还算是一个和蔼的小老头的王老汉彻底变身成为了铁血教官。

杨铭觉得,当年进侦察营前的魔鬼周也不过如此。

“刀,兵中之霸也,靠得就是雷霆一击,你这软绵绵的想什么样,用力......”

“弓箭不是你这么用的,看好,用食指和拇指夹住箭尾拉弓弦,食指和拇指成交叉状箭尾搁置于虎口处,看会了吗,怎么生的如此蠢笨.........”

“都和你说了,这不是矛,这是短掷,不要用这么猛地力气去刺,抛出它,落下来时,自然便会带上力量.......”

魔鬼般的训练一般会持续半天,刚开始的时候杨铭还以为,作为一个游戏,这已经达到了“变态”这个词语的范畴,然后发生的一切,才叫做变态。

就算是在魔鬼周,至少到了饭点,炊事班会准备好伙食,哪怕是最疯狂的野外生存阶段,至少你也能有几分钟时间坐下来,把背包里的压缩饼干塞进嘴里。

可是,在隋朝人看来,特种兵就是超人。

“小子,别像个死狗一样赖在地上,记住,你是一个跳荡兵,远离大军百里斥候时,我看你哪来的时间装死狗,去,给为师弄点吃的回来!”

每当老汉的声音响起,杨铭只好挣扎从地上爬起来,想尽办法弄到足够两人裹腹的食物。

唯一能让杨铭休息片刻的时候,就只有元气值或是精力跌倒不足10%,人物陷入昏睡模式的时候。

只有这个时候,杨铭才能暂时下线,休息一下,吃点饭什么的。

连室友们都无语的是,杨铭几乎一日三餐一顿都没有落下过,甚至还能上几趟厕所。

大家都说何必呢,连杨铭也动摇了,这几天,大家在游戏里玩的都很开心,网上评价一路飘红,头盔的预定都已经排到一个月以后了,但杨铭却觉得自己每一再戴上头盔,就像是上电刑一样。

说白了,他也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正当杨铭决定离开大山,去历城和哥几个会合时,老郁开心的告诉他,几乎全力量成长的自己,力量已经快到12了,让他赶紧去投奔在镖局的自己。

于是乎杨铭决定,继续上电刑。

妈的,老子这升级速度,是不是算是吃了大力丸了。

于是杨铭再一次带上头盔,找自己师傅解惑去了。

一个星期过了大半,山里已是半月光阴,春意更加饱满,显得不再那么单调了。

“小子,醒过来了?”

杨铭刚刚上线,正准备再装一会死,不了早已被一旁的王老汉看穿,无奈只能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师傅,讪讪地笑了起来。

“行了,来,吃点东西先!”杨铭惊讶的看着眼前似乎又和蔼起来的老人,一脸的惊讶!

“你小子别一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表情,我知道这半个来月,你快把老头子我在心里骂死了吧!”老汉看着眼前的少年,淡淡的说着“可是不这么练行吗,跳荡就是跳荡,等哪一天,你拿着一柄短刃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练自己都不为过了。”

嗯嗯

杨铭嘴里塞满了王老汉递上的食物,一门心思都放在上面,随口应了几声,开玩笑,哥的元气这几天都没有满过了,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不得赶紧先补一补,谁知道这老家伙,哦不,是师傅,会给自己准备些什么“节目”。

经过大半个月的煎熬,杨铭的数据早已今非昔比了:

力量14,已经是初入游戏时的两倍了。

敏捷9,这都不止一倍了。

悟性14.5,虽然说这大半个月大多数时间都在练习那本战技上的技巧,但是自己也和老猎户一起学了不少别的东西,毕竟对特种兵来说,学会如何在野外活下去,也是必不可少的。

这更肯定了杨铭所想,在游戏初期过去之后,数据的成长会停滞下来,至少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超一流的武将和谋士。

“哼,臭小子,就知道吃,行了,我也不烦你了!”

山岭中,一老一少停止了交谈,远处,小鸟的啁啾声掩盖了所有的声响,在承受了大半个月的嘈杂之后,终于安静了起来。

杨铭不知道师傅想干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得赶紧回复。

143.144.145

就当最后一点精神恢复,王老汉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缓缓地站了起来,用仅剩的手,抽出了怀中的横刀。

“小子,跳荡算不上将校,却是兵中之王,天下府兵凡八千府,千万人(前面说过,游戏里数据乘上了10),然每一折冲府,一千两百人,只有20跳荡,任一校尉统之,少一人则补一人,跳荡为一军之眼目,一军之爪牙,非勇猛细心者不可为,想要老子的衣钵,先打过老子手里这把刀。”

刀出,风气,初春之时,瞬间有了深秋之感。

杨铭站了起了,拔出了自己的刀。

他知道,虽然这个场景看起来很中二,老汉早已不复当年,且只剩一臂,但就像是现代的英雄连、模范团一样,人总要有个什么仪式,来告慰一下将要离去的东西,更何况是自己血战半生得来的荣誉。

老汉先动了,徐进猛刺,一如当年之勇,杨铭没想到老人来得这么快,慌乱之中,只是堪堪将猛刺过来的刀荡离了自己的要害部位。

噗嗤一声,杨铭的右手手臂被拉开了一个巨大口子,一时,鲜血淋漓。140的元气值瞬间减少了10点。

妈的,今儿遇上了勾手老大爷了。

杨铭暗暗骂道,虽说师傅年纪大了可是经验愈发老辣,要是自己再这么大意下去,说不定真就出不了师了。

老人擎着刀,冷笑着绕着杨铭了起来:“狮子搏兔尚需全力,臭小子,上了战场,像你这样骄傲自大,真的是要让老子给你收尸啊!”

说着虎口一紧运着刀势,批头砍了下来。

杨铭看着越来越近的刀锋,心里却一片清明,只见他运刀一隔,然后撩开刀刃,顺势劈了下去。

老人冷笑一声,刀柄一转,倒提在手中,望上一带,便封住了杨铭的刀路。

谁知杨铭再次改劈为撩,顺着老人的刀向上削去。

老人吃惊之下,想要再将刀正握。

谁知杨铭觑到了这一破绽,双手运刀,竟是使出了一招力劈华山。

当的一声,刀从老人手中飞了出去。

“师傅,多谢栽培!”

“不错不错,看来,我可以走喽!”

“啊?,不是我们吗?”

“不不不,你走之前,老汉还有一个任务给你,来来来,附耳过来!”

………

“什么?老虎!!!!!!”

半响,一声长啸响起,惊到了半山鸟兽。

热门小说推荐:心非灵〕〔这个冬天有你不会冷〕〔薪火帝国〕〔此生彤心桐愿守〕〔梦中奇缘〕〔异界宰辅〕〔源起十界〕〔飘零叹云江山雨〕〔贺天朝歌令〕〔帝王之路之帝王崛起〕〔时空战神系统〕〔圆月弯刀之镝血中秋〕〔我的老婆是公主大人〕〔亿年后的作死档案〕〔鬼段子〕〔樱花散落我爱你〕〔旧日审判〕〔恶魔私有物〕〔创悟〕〔天下归一之回到前世改宿命〕〔冰莲幻世〕〔奇游异遇〕〔萧萧秋风易水寒〕〔为你情深却浅缘〕〔还好,你在〕〔星宇夜梦中歌〕〔我白发时有你在〕〔宸姬传〕〔悠悠渡头〕〔罗刹门之九斗盖世〕〔赛尔号之夙语蚀心〕〔方舟启示录〕〔嘉之牧〕〔樱鬼一唤君之名〕〔凌空凤羽〕〔苍生之吟〕〔恋你从不悔〕〔大荒血池〕〔玄元霸主〕〔捡到一只狐妖〕〔第八符之魔亦有道〕〔我想喜欢这个世界〕〔我们为什么会变这样〕〔巨龙追猎者〕〔一生与君长相守〕〔万灵争星图〕〔天降宋先生〕〔箐华传〕〔聋哑〕〔残枪短剑〕〔鬼夜勿行〕〔妖孽别想逃〕〔我和你的十一年〕〔做太监的漫长岁月里〕〔完结的浪漫未完结的故事〕〔浮世同归〕〔缘起缘落随心〕〔我在异界创了一个古墓派〕〔南信子〕〔我家王妃会开挂〕〔薰衣草在风中飘荡〕〔99枝花〕〔便利仙人〕〔苍苍蒹葭君为白露〕〔异界皇妃〕〔你是妖怪吗〕〔灵魂摆渡之赛亚人系统〕〔校园奇幻路〕〔摄灵师〕〔战士的都市生活〕〔丧沦〕〔不要和陌生人讲话〕〔我的鬼怪新娘〕〔错觉的爱:谎言〕〔僵尸女道〕〔浮城往事〕〔此村〕〔星河臂弯〕〔射手的天空〕〔与子浪迹之花墨情缘〕〔许你百般芳华〕〔网游之天梦传说〕〔好像就这样吧〕〔我的人生之明天会更好〕〔花落不成殇〕〔英雄联盟之团队核心〕〔人鬼禁忌恋〕〔伪装下的是爱还是伤〕〔神偷回忆传〕〔武魂神主〕〔部长的病叫中二啊〕〔我的乡村老婆〕〔拾玉〕〔黑白分界〕〔盗墓不惊魂〕〔沐曦洛〕〔轮回玖梦〕〔魔灵帝国〕〔江湖二世〕〔天地将合,万劫再造战神〕〔成就逆天手册〕〔时空警察的魔法〕〔花纹〕〔清风雅静〕〔冷情大Boss来袭〕〔吾乃天命之子〕〔紫晶琉璃心〕〔改版上帝〕〔喜欢一个人就为她写〕〔英雄联盟之大国战〕〔何如尊兮〕〔执掌无极〕〔三色定理〕〔七天水灾〕〔萌学园战争〕〔喝了这杯酒〕〔无限之道癫降临〕〔蜜恋法则〕〔相遇只是偶然么〕〔明日战纪1
最新入库小说:穿越之最强幻师〕〔夏娜同人系列〕〔新夜半鬼叫门〕〔集万宠于一身〕〔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白鹿归〕〔利刃侠〕〔夜色镇迷案〕〔恶灵之刃〕〔恋与白起〕〔爆裂飞车之风之子〕〔EXO之你好鹿殿下〕〔第二次的爱情〕〔鲸鲨暗河〕〔血液羁绊〕〔诡镇怪谈〕〔诡异童话〕〔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无忧城〕〔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诡镇怪谈〕〔网游之均衡天地〕〔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未来神话〕〔诡异童话〕〔洛克王国之征途〕〔走啊去捉鬼〕〔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刀塔之小兵逆袭〕〔赛尔号之碧瑶〕〔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将恶人进行到底〕〔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兽皮人的复仇〕〔诡异童话〕〔失乐泉〕〔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末世来临之末〕〔春秋之恋红尘梦〕〔清素若九秋之菊〕〔宇宙纵横〕〔暮去待你归〕〔我负子戴〕〔蔷薇刺〕〔倾城落雪〕〔炮哥小钢炮〕〔末日狂帝〕〔血降〕〔未来神话〕〔启征途〕〔集万宠于一身〕〔网游之重启战魂〕〔巅峰枪王〕〔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问仙之旅〕〔盗龙陵〕〔恶灵之刃〕〔伽蓝何处〕〔春秋之恋红尘梦〕〔寻亲旅恋〕〔玩世不恭小妖姬〕〔新夜半鬼叫门〕〔石连草〕〔家有妖医〕〔宇宙纵横〕〔专属于她的爱恋〕〔总裁大人太温柔〕〔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与心相连〕〔凰绝之今妃昔比〕〔风琴雨夜〕〔凉凉的爱意〕〔重生之不再遗憾〕〔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穿越之最强幻师〕〔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我负子戴〕〔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开封有个哑娃娃〕〔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苏苏营救计划〕〔花开半夏爱如烟漫〕〔网游之重启战魂〕〔永恒的长城〕〔难遇〕〔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容安馆的你〕〔清钰岸〕〔茗琴〕〔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人鱼公主你别跑〕〔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鲸鲨暗河〕〔快穿之boss别黑化〕〔最强末日系统〕〔快穿之boss别黑化〕〔年年岁岁声声慢〕〔末世兽都〕〔灵律神界之悲城〕〔刻浊星逝〕〔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废土生存法则〕〔夏娜同人系列〕〔古荒道月〕〔冰封炽热的世界〕〔山海不平隔云天〕〔眼中无泪心流泪〕〔网游之均衡天地〕〔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末日狂帝〕〔鬼王的傲气小姐〕〔三千纪元〕〔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