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陆唯有舍弃

昨夜不知何时下了一场大雨,天空蔚蓝的像被刷洗过一般,地面上残留着的一层昨夜风雨过后的痕迹,似撒了一层碎钻般的淡青色花朵于我而言却如荆棘铺就,只有枝头上的喜鹊欢实的跳个不停,似是想要告诉人们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早早的来到了麦语咖啡屋,在上次来的位置坐下后点了一杯ESPRESSO,可能是由于时间的关系,店里的客人还很少,只是零星的坐了两三桌顾客低声交谈着。

我轻轻喝了一口咖啡,极重的苦味在唇齿间如一剂味觉**弥散开来,沉重的心情并未因此消散几分,不安的搅动着手里的勺子,等待的时间仿佛格外漫长,直到窗外的梧桐树叶被夕阳镀上一层金黄的余晖,一辆红色宝马跑车终于进入了视野,车门打开,陈芳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缓缓从车内下来,娇小的身躯迎着漫天的余晖,似是一朵美到极致的百合花沐浴在夕阳中。

陈芳缓步走向咖啡屋,转头一瞥看到坐在窗前的我便停下了脚步,伸手摘下墨镜隔着玻璃深深望向我,那眼神仿佛是大海上面汇聚的万千朵乌云,有难以形容的压抑,又好像雨后山林里四起的迷雾,隐隐约约的让人看不透彻,我也隔着玻璃深深的望向她,想在她那优雅的外表下找到一点点的熟悉或者悔悟,然而显然是我多余了,她就那样站在那里,带着一种陌生的恍惚。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仍顽强的挂在天际,懒懒的似坠非坠,一阵风偶然路过夹带着梧桐叶打着旋坠落,飘荡着在我与她之间不停地来回盘旋,似是筑起了一道无形而绵长的绿色横墙,一层一层生生将所有的关联斩断,我望向她微微一笑,礼貌而矜持,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她目光一凛,转身迈着优雅的碎步朝门口走去,白色的裙摆在脚步迈动之间被扯出漂亮的弧度,恰似蝴蝶将要飞起的翅膀。

过了一会,陈芳走到对面坐下,我目光深深望向她,彼此静视,良久的无语,她不说话我亦不说,唯有沉默在空气中无声的焦灼,气温也像随之低了两度,许久之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夹子,在里面抽出一张支票放在我面前,我低头看了一眼,大写的两千万与数字二后面的许多零,映入眼中无比清晰。

“这是张两千万的支票,你现在就可以去银行。”陈芳语调平缓,仿佛说的只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我淡淡微笑,却挡不住一阵齿冷,心里的悲切如同化不开的墨汁,慢慢汇聚成无边海洋铺天盖地的将我淹没,所有一丝最后的期待,终于也都在这句‘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中消失的荡然无存,我终于知道她最后的抉择了,就这样一直笑着…笑着…

陈芳见我不说话,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浮现一抹不忍与犹豫,好一会才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钱我已给你,就像你说的那样,今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我仍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笑着,仿佛这就是我要的结果。

“你自己保重好好生活,把我忘了。”陈芳站起身来,眼神透着一丝决绝:“就当…你从没有过我这个妈。”

就当从没有你这个妈!我一阵失笑,多么熟悉的话语,二十年前好像也听到过,然后它带给我风雨飘摇二十年的人生,没想到今天我又听到了这句话,可它又会带给我什么呢?

陈芳深深看了我一眼,不再有任何留恋的转身便走,我看着她的背影,一股戾气仿佛突发的火山在心底某个深处喷涌而出,不带一点点顾及,还有什么可顾及的呢。

“你以为我找了你这么多年,就真的只是为了这两千万?”我的声音沉静一如往昔,带着淡淡的不屑。

陈芳转过身,眼中有不解的神色:“什么意思”

我笑吟吟的看着她,看着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人,近如咫尺恍如天涯,一声阴寒的冷笑划出我的嘴角:“我爸是怎么死的”

陈芳容色一惊,匆匆转身欲走。

“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前夫吗”

似是被逼无奈,陈芳停下脚步终于还是回到了座位上,深深的看我一眼:“纭纭,很多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好吗,毕竟我们都已开始了新的生活,还有那笔钱,它足够让你过任何你想要的生活,不好吗”

“好,可它能给我一个母亲吗”陈芳语噎,眼神闪烁了几下终究什么也没说,我身体向前倾去眼神直直看向她,凌厉又阴狠:“我父亲,到底怎么死的”

陈芳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是极不愿回想往事。

我咯的一笑:“你就这么不愿提起他吗,是忘了还是根本不在意,如果你忘了那我告诉你,是你不检点,他才会在愤怒之下失手将人打死。”

“我没有….”

“没有什么”

“我从没有背叛过你爸,那只是个误会…”

“借口!”我的声音尖锐且阴森,隐隐的竟有些发颤,似是某些压抑了许久的东西终于得到发泄:“从小到大我都听到了什么,难道要一件一件亲口说给你听吗,你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无辜”

陈芳冷笑一声,似是忍着隐隐的怒气:“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爸,即使是我们每天都要吵架我也从没有背叛过他,那天只不过又因为一点小事吵起来,我觉得委屈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没想碰到了那姓李的,他见我一个人哭,不过是好心安慰我几句,谁知你爸这时来了,不依不饶的非说我和他有什么,任凭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听,动手就揍人家,是他自己冲动,是他自己害了自己…”

“那么我呢?我也是咎由自取吗?”声音陡然变的扭曲,伴随着我压抑多年的的愤恨。“我爸在临刑前一天,我们全家最后一次见面,你答应过他什么,你在我爸面前连誓都起了,你说不管日子有多苦,你都会好好照顾我把我养大,转眼呢,你是怎么做的,你撇下只有七岁的我跟着另一个男人跑了,我那时只有七岁呀,…你怎么忍心?”

“我…”陈芳想要说些什么,却无力的垂下了头。

我冷笑着继续说:“你是想说你有多委屈多无奈吗?那我呢,呵呵…你不见了,我哭着到处找你,可你在哪?奶奶去世后,你知道我在婶婶家是怎么过来的吗,除夕夜,我穿着已经小了的旧衣服,看着他们一家四口欢声笑语的守岁,我蜷在沙发上多余的就好像一只阿猫阿狗,看着桌子上有我最爱的松子糖却连抓都不敢抓一个,我一直努力乖巧,从不违背婶婶的意愿,可即使这样,我还是被她丢进了孤儿院,你那时又在哪…”

“我常常在想,你是不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永远不要我了,可我不明白记忆中那个把我疼到天上去的母亲怎么就不要我了,我不死心,不顾一切的来到这个城市,在茫茫人海中找了你九年,没钱时我就大街小巷的转,想想没准拐过哪个路口能够和你不期而遇,也是一件挺美好的事,就这样转啊转啊…一直转到能够雇得起人调查我才知道原来你早已改名换姓,人世间似是从来没有过你的存在一样,我就是从一颗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天生就应该是个孤儿,呵呵….可我不想认命,我就是要想看看你在见到我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可我怎么会没想到你竟真的拿着钱跟我来个了断。

陈芳闭上眼,两颗眼泪似滚珠一样的滴落:“对不起…”

“有用吗,二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你找到我,可你并没有,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就那么狠”

陈芳怅然的叹口气,眼泪不停地滴落,似是一下子就憔悴了许多:“我没有办法,我只是一个女人,我既承担不起一个家庭的生计,也受不了整天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生活,我犹豫过,因为舍不得你,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你,我的心都跟刀子割一样,可那样的生活我是真的熬不下去了,可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被送进孤儿院,不然我一定不会走”

我嗤的笑了一声:“可最终你还是走了。”

“是我对不起你,纭纭,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

“当初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我深深的看着陈芳,这个压抑我多年的问题,这个总让在我睡梦中辗转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带我一起走。

“对不起…”陈芳满脸愧色,只是摇头痛哭,却不回答我的问题。

“告诉我,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我森寒的声音有不容她继续逃避的压迫。

陈芳用手埋住脸,缓了下情绪才说:“是我不好,只想到了自己,老顾当年刚认识我时一直以为我是单身,那时他已是一个工厂的老板,而我什么都不是,还有个孩子,我怕自己会被别的女人比下去,所以就想到了隐瞒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我不能让他觉得我已经是个不完整的女人,不然我根本高攀不上,但我没想到你会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呵呵….”我很少流泪的双眼一下子涌出来许多泪水,如决堤的黄河,泪光簌簌里望出去,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只有心中涌起的恨意如沸腾的开水不断汹涌着,我忍不住地一阵狂笑:“为什么?你永远都只想到了自己,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接受你已婚的事实,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接受我,如果你带我走,即使继父待我再不好,可只要有个亲人在身边,至少我不会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没人要的孩子!”

如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陈芳拼命的摇头,我终于在她哭泣的双眼中看到了追悔莫及,可惜….太迟了。

我悲极而笑,笑这命运弄人,也在笑自己的痴心妄想,一颗心仿佛是被拔掉的沙漏,一下子变的空洞洞的,眼前所有的色彩一瞬间都变成了灰暗,我渐渐平静,一种近乎麻木的平静,没有欢乐与悲伤。

陈芳蓦然抬起头,满面泪痕:“纭纭,是我对不起你,你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弥补自己犯的错”

“怎么弥补”我冷笑着问。

陈芳神色激动,好几次像想起了什么可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最后只保证似的说:“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弥补的”

“让你丈夫知道我的存在?”

“不.....”陈反方下意识的开口,却又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说,渐渐低下头:“容我想想”

“想多久?”

回答我的是陈芳低头的沉默,我仰头深吸一口气,唇角的浅笑越来越浓,开口仍是自己一贯的清冷语调:“晚了,陈芳,你的悔恨太晚了”

“不晚,一切还来得及,你不是已经来到我面前了吗?我总会有法子弥补你的。”陈芳双眼凄迷,让人忍不住想要疼惜的可怜样子。

我幽幽的看着陈芳,忍不住地摇头冷笑:“陈芳,我给过你机会,这两次的见面哪怕我能看到你有一丝的悔悟,或你在见到我时还有一点点为人母的情意,那么接下来我就不会想着怎样报复你了,可是你什么都没有”说完我将桌上的支票拿起来一撕两半。

陈芳怔住,眼角有不能置信的光芒:“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撕着支票,脸上露出甜美而天真的笑容,却缓慢而又怨毒的说:“做什么?我想我会先联系顾先生,让他看看你虚荣又恶心的样子,还有我的妹妹,我要让她知道,她有一个什么样的母亲,我要让你失去所有的一切、人人唾弃,我要你同我一样跌进无尽深渊永远与冰冷为伍,我要你一无所有….”一把将手中已然被撕成纸屑的支票狠狠地掷在桌子上,细小的纸屑漫天飞舞,如同春日里飘飘扬扬的柳絮洒了满地,前一刻它还是一笔惊人的财富,转瞬间已是一地垃圾。

陈芳极度的骇然,白瓷般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一滴眼泪还挂在她卷翘的睫毛上,欲滴未滴,而眼中则是未消逝的惊恐。

“你不可以这样,是你要的两千万与我不再联系的。”陈芳反应过来语带惊慌的质问。

我嗤嗤冷笑,含一抹森然与绝望:“是我要的两千万断你我这辈子的联系那又如何?我还想要你像所有的母亲一样把我抱在怀里呢,我想让你将这些年所有欠下的母爱,在今后的人生用对我的好来偿还呢,你能吗?上次的见面我说过‘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可惜你没能把握住,你只是拿着钱来与我交易,呵呵...我真想知道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是一点钱就能打发走的乞丐吗?”

陈芳像是震惊到无以复加,我却浅笑着继续说:“陈芳,我恨你,每寸肌肤、每根发丝都恨透了你,每当我午夜惊醒想到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那种恨都像一把火焰要把我燃尽,我这样恨你,可心底却总有个声音想要再见到你,她渴望被母亲抱一抱的感觉,她想尝一尝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是什么滋味,哪怕只是一碗面,可是今天以后她再也不会存在了,她死心了”

我站起来,不理会已经茫然无主的陈芳,像法官宣读判决书一样的冷然:“你幸福的生活了那么久,该还债了,还我的、爸爸的、奶奶的,甚至还有被你欺骗的顾家人的。”

此时的陈芳毫无优雅可言,一边摇头痛哭一边鸣咽着,我毫无犹豫的向外走,却被她一把拉住手,总是甜美的声音此刻近乎凄厉:“纭纭,你不可以这么做,我拜托你,你想要什么你跟我说,我一定照做,你说…”

我吱吱冷笑,心底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木然的回答:“我什么也不想要,我想要的不如不要”

陈芳拉着我手往回用力:“不,纭纭,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听我跟你解释...”

和陈芳的争执引来周围许多探究的目光,全都不明所以的看我们闹那一出,我用力的抽手却被陈芳更用力的拉住,猛地回头带着一丝恼怒:“别叫我纭纭,我是雨凌薇,那个叫纭纭的女孩早就被你抛弃了,甚至已经死了。”

陈芳摇头,眼睛里是深深乞求:“纭纭,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妈妈求你…妈妈求你…”

我凄楚一笑,妈妈?对我而言是一个多么陌生的词汇,曾经多少次我也是这样祈求过,祈求你会回来看我一眼,哪怕只有一次,让我知道你的存在,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可惜终不过一场空想而已。

手臂用力一甩终于失去了所有束缚,最后看了一眼惊恐万状的陈芳,决然的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咖啡屋。

外面已是一片灯火通明的世界,灯光下几片翩然起舞的树叶,用尽所有力气挣扎最终还是跌落在了地上,从此便与泥泞肮脏为伍,我茫然看着这座城市,似地狱归来的恶魔,带着无尽冰冷的气息踏进这个世界。

热门小说推荐:魂修武帝〕〔焚仙风暴〕〔废材男友〕〔圣知晶刻〕〔笔阅空谈〕〔精灵宝可梦之伊布〕〔落花时节:无心诱美男〕〔tfboys魔化少年〕〔我不是采花大盗〕〔狐酒〕〔恶魔之礼〕〔磨刀石〕〔霸道爱总裁的小娇妻〕〔功夫派之全集〕〔靖侠传〕〔从斗罗开始做任务〕〔栩世倾城〕〔这个神使归你了〕〔囚天之域〕〔剑之契〕〔斗罗之我的世界系统〕〔彼岸蝴蝶殇〕〔辱神〕〔一段一恋情〕〔女皇大人请留步〕〔血禅〕〔江辰之面具〕〔妖灵哪里跑〕〔血色夜想曲〕〔苍穹变之神途〕〔暗黑破坏神之封魔战神〕〔唯恋季节〕〔二厨子的网游奇遇记〕〔夫人天天在作秀〕〔宸王的小娇妃〕〔血腥擂台〕〔倚剑行都市〕〔殿下独宠大牌丫头〕〔梦回忆你犹如是〕〔千羽千行〕〔巅峰战封神〕〔暗黑血戒〕〔荒宇问天〕〔当青春期遇上了Ta〕〔林胖子的追美人生〕〔湘安无事〕〔凌云啸天录〕〔天地修士〕〔长生问盛〕〔当修仙遇上科技〕〔翩翩公主追夫〕〔一别有经年〕〔我不强大但是我渴望强大〕〔进化中的仙灵〕〔查理九世之禁闭岛〕〔游戏中的大神好阔绰〕〔饕餮神识〕〔圣魂之异界为王〕〔仙中意〕〔帝临天下追后记〕〔穿越之凤舞江山〕〔异界夺霸〕〔琉璃易碎彩云散〕〔几世情缘几世了〕〔北归路〕〔夜风云〕〔你是我最终的爱〕〔余生有你也温柔〕〔星诞之子〕〔我家陛下是恶魔〕〔情乱奈何〕〔印月〕〔无限生存:复活游戏〕〔满天繁星不如你〕〔冒牌医尊〕〔丧尸围城之活下去〕〔幻世异路〕〔魁星魂者〕〔善恶血脉〕〔沫兮若兮〕〔霓凰〕〔我爱上极品少侠之慧剑清流〕〔九霄曼华九幽彼岸〕〔ASG档案〕〔胆小鬼你敢来么〕〔缘定今生之人狐缘〕〔我的女人,我的拳〕〔网游之神级诅咒〕〔地府修炼〕〔毒罪〕〔末世之明日边缘〕〔极天大系统〕〔最强神话套路系统〕〔罕年〕〔噬心缠绵〕〔神约之争〕〔紫曦旧忆颜〕〔奇幻归来〕〔九天凰女要翻天〕〔九重天下破晓黎明〕〔轮回之异能少年〕〔霸道少爷的野蛮女友〕〔武圣山〕〔重生之巨星学霸〕〔荷姬〕〔穿越异世之幻术天下〕〔桥枫〕〔关于恋爱那点事〕〔分割大陆成神的旅途〕〔网游之人间杀器〕〔如果爱情可以替代〕〔魔法学院之雪凤凰〕〔神源天域〕〔英雄血巾帼泪〕〔为君削去三千烦恼丝〕〔英雄有情〕〔梁镐霸〕〔顶级王者归来〕〔仙临凡尘录〕〔安黎尔菲
最新入库小说:夜色镇迷案〕〔集万宠于一身〕〔不要再逃了〕〔蔷薇刺〕〔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网游之重启战魂〕〔十年繁华依旧〕〔古荒道月〕〔诡异童话〕〔三世千絮若迷离〕〔穿越之最强幻师〕〔清钰岸〕〔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暮去待你归〕〔落花下分开过〕〔将恶人进行到底〕〔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末世来临之末〕〔推倒相公〕〔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强宠小小姐〕〔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妹妹是假少女〕〔玩命王妃〕〔刻浊星逝〕〔二世奈何又逢君〕〔婚不作祟〕〔梅萼调〕〔宇宙纵横〕〔刀塔之小兵逆袭〕〔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婚不作祟〕〔清钰岸〕〔末世兽都〕〔苍茫末世〕〔菲花之梦〕〔我负子戴〕〔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鲸鲨暗河〕〔新夜半鬼叫门〕〔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穿越APP〕〔后洛神赋〕〔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特工王妃驾到〕〔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启征途〕〔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未来神话〕〔嬴政秘史〕〔超时代:自由世界〕〔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火影之宇智波曦月〕〔万界崇凰〕〔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傲娇总裁宠萌妻〕〔鬼王的傲气小姐〕〔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凰绝之今妃昔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启征途〕〔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年华独白〕〔江山如画与君共赏〕〔刀塔之小兵逆袭〕〔EXO之你好鹿殿下〕〔腹黯霸蒂〕〔盗龙陵〕〔利刃侠〕〔神坑穿越瓦罗兰〕〔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宇宙纵横〕〔菲花之梦〕〔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血族灵契〕〔容安馆的你〕〔鲸鲨暗河〕〔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神之迷域〕〔洛克王国之征途〕〔诡镇怪谈〕〔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穿越之最强幻师〕〔失忆大小姐〕〔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风琴雨夜〕〔觉醒之天下为敌〕〔温柔世子宠溺妃〕〔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赛尔号之雪舞暗夜〕〔苍茫末世〕〔祸国小妖妃〕〔暮去待你归〕〔妹妹是假少女〕〔神之迷域〕〔失忆大小姐〕〔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恋与白起〕〔坏掉的流年〕〔神之迷域〕〔赛尔号之碧瑶〕〔血液羁绊〕〔石连草〕〔坏掉的流年〕〔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名侦探柯南续篇〕〔炮哥小钢炮〕〔未央月影〕〔走啊去捉鬼〕〔山海不平隔云天〕〔血降〕〔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废土生存法则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