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都市情缘 > 蔷薇刺

贰何言对错

屋内的丝竹声不知是不是换了曲调,刚刚听上去还觉舒缓的音乐现在竟觉得无比凄凉,让人心里胀胀的更加难受,我泼掉手中早已凉透的茉莉茶又重新续满,轻轻啜了一口,温热在唇齿间蔓延然而一颗心却是越加冰冷。

“如果没事我先走了”韦德灿出声打断了这种沉默,我微笑点头没有多言,任他买完单先行离开。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我静默发呆,思绪像脱离了现实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恍恍惚惚依旧是她一声不响就走掉那年的年夜饭,往年一家四口的餐桌上只余一老一小两个单薄的身影,没有烟火,没有红包,没有欢笑。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滴打在玻璃上惊扰了我的思绪,我回过神默默收拾起桌上的照片和凌乱的资料,一张一张的照片如无形利刃剜着我的双目,刺刺生疼,似是再也无法忍受这份痛楚,一把将混着照片的照料胡乱塞进了档案袋,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黑夜的羽翼覆盖在城市的上空,雨幕中行人脚步匆匆,空气中的湿润似顺着毛孔融进了血液,把五脏六腑都凉透了,一滴雨点顺着伞檐无声坠落,等待它的是粉身碎骨,然而它却固执的一往无前。

撑着伞走在街上,浑浑噩噩一如游荡的鬼魅,忘记了自己怎么回的家又怎么在酸楚中睡去的,一早醒来,只觉得疲惫不堪。

正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时,李夜熙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黄老板在所里已经等的有些着急了,我忽记起今日还有场官司要打,看一眼表离开庭快不到一小时了,急忙吩咐李夜熙带着开庭资料和黄老板先去法院,我会随后就到,匆匆换好衣服在楼下外带了一杯咖啡开车直奔法院而去。

法院门口,李夜熙看到我的车一个疾步上前,额头上因为着急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薇姐,你总算来了,还十五分钟就开庭了,你快进去我来停车”

接过李夜熙递来的公文包走向法院高耸的台阶,初夏的暖阳正照耀在法院门口**地国徽上,折射出来的光芒透着威严与神圣,伸手将五指张开,阳光自指缝映入眼中,绚烂的有些刺目。

“薇姐,我们进去吧,黄老板已经在里面等了”停好车后的李夜熙快速的走了过来,一身很正式的装扮,手里还拎着一件外套,略显羞涩的脸上挂着他一往的腼腆笑容。

我望向法院幽深的大门,像巨兽张开的嘴,只等着每一个送上门的猎物,这是我多少次来过这里了呢?可能自己也数不清了,曾参加过一次同学的聚会,会上很多人都在自我嘲讽说:曾经发誓要为真理打官司,要用法律去捍卫弱势群体,可后来入了社会才看明白一切宗旨都是为了钱,没有钱你就什么也不是还谈什么法律,当时我只浅浅一笑,因为我从没那样可笑的想法,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就像接下这场本就没什么难度可言的官司,不过是因为可观的回报。

我闭目,将刚才的负面情绪丢开,努力调整状态到最佳,睁开眼我依旧是自信果断的雨凌薇,抬起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朝法院走去。

“不…我不要离婚”。

一声凄厉的嘶喊突兀响起,与此时法庭的**肃穆形成鲜明的对比。站在被告席上的女人目光直直的盯着我,早已失去了水分的容貌满脸蜡黄,激烈的情绪使她胸口一阵急剧的起伏,指着我的手因为愤怒而不停地颤抖“你为什么非逼着我离婚,你也是女人,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嫁给他时什么都没有,几口人挤在一间破烂的小屋里,他说他要做生意,我就到处为他筹钱,从来不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恨不得连碗里有块肉也要夹给他吃,我图的是什么,是这一纸的离婚书吗”

“被告请注意法庭秩序”法官威严的声音在审判席上森然响起,那个叫刘玉芬的女人不甘的坐下,目光仍愤怒的望向这边。

我看一眼坐在被告席上刘玉芬的辩护律师,微笑着面向法官说:“尊敬的法官尊敬的各位陪审员,诚如被告所说,我的当事人与被告刘玉芬的确属于患难夫妻,但共同患难不等于双方有坚实的感情基础,我的当事人与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仅两个月便结了婚,并没有多么夯实的感情基础,婚后不久双方就争吵不断,这种状况一直到三年前我的当事人向被告提出离婚,而被告以各种理由不允,之后我的当事人离开与被告共同生活的居所独自居住,这些年虽有与被告的经济支持,但并没有继续共同生活。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二章第四条规定,夫妻双方因感情破裂分居满两年者,经调节无效一方可以提出离婚诉讼,我当事人提出的离婚申请完全符合现行婚姻法的各项规定,所以代理人恳请当庭终止这段早已实亡的婚姻”

法官转首看向被告席“针对代理人的陈词辩护人请发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被告席上辩护手律师张名滔,张名滔素来以行事稳健著称,快三十来岁的年纪,在开庭之前作为双方的代理律师私底下也有过几次交锋。

“原告律师根本就是在歪曲事实,有违律师的职业道德”

张名滔语出惊人,等于送给了我一个口实,不知他为了什么如此冲动,我诧异过后快速起身回击“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难道就是辩护人的律师职业道德吗。'

“铛…..”

法官将手中的锤子敲了一下,目光在我与张名滔之间快速的梭巡了一番:“辩护人请明确阐述你方的意见”

张名滔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从桌子上拿起了几页资料放在了投影的仪器上,然后大声说:“我的当事人与原告结婚已有十五年,起初生活拮据,我的当事人任劳任怨的照顾原告年迈的父母,而原告则在外面打拼,并且成立了现在的“启名纺织厂”之后原告在事业成功后对我的当事人百般的嫌弃与刁难,更甚至原告的所有财产都对我的当事人隐瞒,我刚才提供的资料上是这几个月里启明纺织厂频繁的资金流出,名义上是各种投资与设备引进,实则却是转移财产,目的是防止我代理人得到她应有的那一份,我请法庭对此查证”

“辩护人不查清事实便盲顾己见的发表个人意见,是不是就是你刚说的歪曲事实呢”我目光镇定,从容的将一叠资料交给陪审“这是数月前我当事人人与G市的一家服装公司签订的原材料供应合同,按服装公司的要求我代理人现有的工厂规模不足以应付庞大的货源,继而与本市另一家原料生产商合作并且成立了新的子公司,所有的账务往来这些资料里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另外我当事人在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时便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不动产详细列表上交,被告说的转移财产又从何说起”

我笑意深深的看一眼张明涛,他所谓的证据很多是我故意放出来的,现在我提供的资料足以将他的指责化为乌有,就是法院也找不到任何纰漏。

“那么这些呢”张明涛将一叠照片放在扫描器上目光锐力的逼视着我“请问原告律师对这些照片有什么看法”中央的电视上放映着一张张男女暧昧拥抱的照片,“原告在婚姻内与原告的助理李婷婷保持长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因为原告的婚内出轨造成我当事人的长期精神崩溃,几乎抑郁,这种发达之后便抛弃糟糠之妻的行为令人发指,简直就是当代的陈世美。”

“辩护人的指责我当事人无可否认,李婷婷年轻、漂亮,活泼的性格的确吸引了长期处在感情空白的我代理人,爱情的起初都是美好的,可当我的当事人终于意识到他的爱情是违背了法律与道德基础时便果断终结了这段恋情,一段美好的恋情不得不终止,谁又能理解我当事人内心的凄苦。”

“原告律师是想以此博得同情吗,分手可以有多种不同结局,其中一种就叫死灰复燃,”

空气中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旁李夜熙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微不可查的朝他点下头,继而以沉稳的语气说:“辩护人的这种妄断我实在不敢苟同,据我所知李婷婷上周刚与他的男友在民政局注册结婚,婚礼就定在下个月,我当事人受邀参加婚礼,另外辩护人说我当事人是当代陈世美,那么我试问,如果先提出离婚的一方是女性,按辩护人的逻辑,是否她就是当代潘金莲呢,离婚申诉本就是一个公民应有的合法权益,国家出台与婚姻有关的法律就是为了保证每个公民能够拥有自由平等的婚姻,辩护人多加指责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停顿一下继续说“我这也有一分证据,是被告三年前写给我当事人的一封信,信上的大致内容是,若我的当事人坚持离婚,被告便要我的当事人不得好死,并且同归于尽,被告的这种威胁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威胁,甚至行为上也做出了对我当事人的伤害,在我当事人收到这封信的仅仅一个月后,被告便在我当事人的办公楼里将我当事人从三楼的楼梯上推了下来,造成我当事人颅内出血并多处骨折,我这有当时为我当事人医治的主治大夫和当日目睹此事员工的证词,还有医院当时出具的伤情报告”

我直视着张名滔,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有一瞬的错愕,我缓缓一笑,发言毫不停顿“被告的这种行为虽不是胁迫婚姻,但这种以人身安全为筹码的婚姻如何能让双方幸福的生活,又如何能被社会、伦理、道德所承认,所以代理人再次恳请当庭终止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庭审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与张名滔彼此唇枪舌棒,一句看似普通的话其实蕴含无比凌厉的机锋,一个不慎便在没有翻盘的机会,证据、证人,在一次次的反驳与辩证中,看着张名滔渐渐颓败的双眼,心中成竹已定。

下午三点走出法院的大门,李夜熙提着公文包跟在身后,一颗心没有因为胜利而有丝毫的喜悦,中午休庭时短暂的一幕不停在脑海盘旋,刘玉芬跪着祈求黄启名不要离婚,却被黄启明一脚踹开,他脸上的嫌弃直呼我心底最深处。

“雨律师,呵呵…怎么走的这样急,说什么也要请您吃顿饭聊表感谢”黄启名从身后走过来,挺着一个比孕妇还要大的肚子,才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却明显的发秃。

我看着他,突然无比反感,语气明显发冷:“饭就不必了,将余下的代理费尽快打过来就当是你的谢意了”

黄启名仍一副笑呵呵模样:“瞧雨律师说的,我怎么可能少了您的代理费呢,若不是您这官司指不定又拖到什么时候了,您赏个光,今天咱们去庆祝一下”

我停住,转身,目光在这富态的中年男人身上多瞅了几眼:“黄老板的确该去庆祝庆祝,终于甩掉一无是处的黄脸婆,财产分割的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从今以后的生活是要多舒坦就多舒坦,只是这饭黄老板您自己吃就好,我胃不舒服,会吐。

黄启明听出我话中明显的讽刺,略尴尬的笑了几下:“那也好,雨律师估计也忙,别平白的被我耽误了”

我转身继续向外走,心底的厌恶油然而生,一个男人宁肯花大价钱请律师去打官司,却不愿给与他共患难过的女人,可扪心自问我又高尚在哪,帮他转移名下的财产,为遮人耳目让他的情人与旁人结婚,如果他是过街的老鼠我又何尝不是厨房里的蟑螂。

“你这个女人”

凄厉的叫喊在身后传来,我转身正碰上直面向我扑来的刘玉芬,她冲过来双手猛的钳住我的双肩,一张脸愤怒的扭曲着,凄厉的声音近乎咆哮:“你这个女人,你为何非要拆散我的家庭,你也是女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计较他在外面有女人,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我只要保住这个家,我的孩子还那么小,你为什么要拆散我的家,你为什么,你也是女人…”

她钳着我的肩不停摇晃着,指甲深深掐入肉里,我怔怔没有反抗,这个看起来干巴懦弱的女人仿佛已失去了一切生命色彩,只余眼中的绝望与愤怒,像一颗被风化了的岩石再也经受不住一点点的外力。

这时站在一旁的黄启名却大步上前一把掰开李玉芬的手,在我还没来得及阻止时将她向后一甩,刘玉芬本能的向后跌去,一连跌了几个趔趄都没有稳住身形,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惊险时分身后赶来的张名滔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刘玉芬,惊吓过后的刘玉芬直直的望着将他推倒的黄启名,脸上的表情复杂难明,震惊、委屈、不甘最后都化为了汹涌的泪水,低头趴在张名滔的怀里嚎啕大哭。

张名滔抬起头愤怒的看着我,眼中寒光闪闪,我也毫不示弱的与他直视,在这个暖意融融初夏的法院门口,伴随着一个女人的哭泣声,我与他目光相融短兵相接。

“你到底还有没有一丝作为职业律师的素养”

面对张名滔冰冷的质问,我回报一个浅浅的微笑,“何为律师素养,律师最大的职业素养不就是保护当事人应有的权益吗,难道张大律师不知道?”

张名滔冷笑了一下,“早在跟你照面之前就有人跟我说,雨凌微接案子从不问青红皂白,只看代理费多少,没想到还真是这样,黄启名给了你多少好处”

“没想到张大律师对我印象还蛮深刻的,可惜我却没听说过张大律师的风采,至于黄启名给我多少好处,我若说是免费你信吗”

有一刻的停顿,张名滔深深的看着我,眼中的锋芒一闪而过,什么也没说扶着还在低声哭泣刘玉芬往外走,在擦肩而过后停住了脚步,“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誓词吗,还知道自己是一名保护法律尊严的律师吗?”

我微转过头:“法律的尊严就在于当事人的律师能为他尽全力赢得胜诉,哪怕他是十恶不赦”

张名滔宽阔的后背明显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扶着刘玉芬继续向外走,逆向的阳光为他镀了一层金边,我不知道他眼中的正义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我从来都遥不可及的吧。

“一个无名小律师也敢这么嚣张,雨律师您说是不是”黄启名走上前一脸的谄媚”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胃里忍不住的翻腾,仍浅笑着说:“魁魅魍魉而已,不过黄老板出去可要小心些,毕竟白天也是会打雷的。”不理会强忍怒气的黄启明,转身朝停车场走去。

“黄老板再见,有时间请您吃饭”身后的李夜熙似是在替我圆场,说了两句客气话便追了过来,:“薇姐你别跟那种人生气,不值得”

倏的停下脚步,转过头打量着李夜熙,虽知道他说的那种人是不包括我的,但我却明明就是他说的那种人,唯利是图,自私自利。

李夜熙被我看的有些不安,不知所措的笑了一下,“怎么了薇姐,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微笑着摇头,突然想起李夜熙刚来泰升时的样子,那时候的他特别容易害羞,一有女生跟他说话就会脸红,是那种连脖子都会红的害羞,整个泰升的女生都跟发现宝似的惊喜,每天都以他取乐,可时间不长,李夜熙就将脸红的本事忘光光了,在女生中当然的也就失宠了,到现在也只保留了些腼腆,不得不说人的变化真比化学实验还精彩。

“熙熙,我下午就不回所里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将今天庭审的经过跟刘头说一遍”打开车门回头交代李夜熙。

“你去哪啊薇姐,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你回所里吧。”

半小时侯后回到住的地方,一进门便散了架似的倒在沙发上,大面落地窗投射进来充足的光线,落在身上暖洋洋的,宽阔的客厅里除了几样必要的家具没有一件多余的摆设,转头时无意瞥到桌上几页散乱的资料,正是昨天韦德灿交给我的。

散乱的资料中间一张打印的剪报格外显眼,上面的黑色标题是“鸿杰盛世献爱残孤儿童。”标题下黑白色的照片里,一个女人和六七个孩子围坐在一起,一边打着拍子一边唱歌,看向孩子的眼光里闪耀着深深的慈爱。

热门小说推荐:南宫清羽每天在线打脸〕〔梦回乱世〕〔异世界的日常旅行〕〔最强学生混都市〕〔快穿之女配帅炸了〕〔梨花纷纷深宫吟〕〔复苏的星灵〕〔它们的存在〕〔灵妖羽〕〔杀手初恋爱〕〔网游之无相小和尚〕〔宠物小精灵魂之传奇〕〔凯爷你来咬我呀〕〔名伶天王〕〔转头继续爱〕〔战妃神医〕〔真假世界爱无悔〕〔眉间妆〕〔雪化凌殇〕〔始族之神〕〔古剑今愿〕〔一剑生魔〕〔一念如初〕〔王爷妖孽又腹黑〕〔上仙你的影子丢了〕〔终极天神〕〔王者荣耀之我是王者〕〔左疾剑道〕〔星座之舞茶〕〔剑灵之暮秋〕〔生死狙击之永恒的枪王〕〔血色梦魇之侦探与催眠师〕〔瞳望三情〕〔深深宛如墨〕〔冰封爱情〕〔曾比翼双飞〕〔182号宿舍〕〔灵异侦探所Growup〕〔绝宠毒妃神医五小姐〕〔神域奇澜〕〔重生之武道〕〔星武之道〕〔重生之向天再借一轮回〕〔仙约妖誓〕〔无限之降临全职〕〔潇洒末世路〕〔圣纹记〕〔灵武至尊传〕〔小妹初成〕〔奈何人间难忘川〕〔那些真实发生的诡异事儿〕〔我老公是我天敌〕〔地球村全息岛〕〔无端联想〕〔被迫当腹黑萝莉的男盆友〕〔周金外传〕〔杀死亚历克斯〕〔网游之剑士之怒〕〔光耀大陆之修罗创世〕〔泓荒之路〕〔逍遥七剑〕〔迷惘之塔〕〔书肆〕〔慕容飘雪〕〔孤云锦〕〔杀神焱兽〕〔帽檐儿〕〔田间有女除草忙〕〔极限玩家〕〔都市之舍我其谁〕〔亡魂渡〕〔红颜落仙路争〕〔末世第一女皇〕〔忧烬〕〔清欢一别生欢〕〔狐狸大人求放过〕〔世纪黎明〕〔魔法师傲天〕〔入暗记〕〔江山如殇〕〔空间领域〕〔幻灵逍遥游〕〔次元战纪〕〔百域争锋亡灵篇冰封遗迹〕〔我只会通灵术呀〕〔吃货的修真旅〕〔顾医生我也很爱你〕〔都市玄灵天师〕〔春残花渐红颜老〕〔影子剑客〕〔恶魔老公我已不会再爱你〕〔盛世狂神在都市〕〔爱意盎然〕〔第二法则〕〔腥梦吟〕〔苍墟录〕〔末世来临了〕〔雾都的人〕〔衣香千面风华〕〔清浅安许倦流年〕〔我的金手指在仙界〕〔卿许三只愿〕〔锁青〕〔启示异闻录〕〔银河战记〕〔四鬼之死〕〔莫问君故〕〔天空在下雨而我在淋雨〕〔逍遥王传奇〕〔九龙尊棺〕〔一个人真的很寂莫〕〔梦中诡事〕〔眼角的那滴泪〕〔绝地求生之最强战神〕〔你浅笑而来时星辉落幕〕〔双星主〕〔以后我们将何去何从〕〔我在都市中闯荡〕〔未来发展式〕〔EXO之冰山女神完美逆袭
最新入库小说:花落的瞬间〕〔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无忧城〕〔沧澜锁卿魂〕〔网游之重启战魂〕〔特工王妃驾到〕〔诡异童话〕〔腹黑总裁我以有约〕〔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觉醒之天下为敌〕〔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网游第二天堂〕〔杀戮之后爱意尚存〕〔戒不掉你的笑与酷〕〔洛克王国之征途〕〔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鲸鲨暗河〕〔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启征途〕〔夏娜同人系列〕〔洛克王国之征途〕〔恋与白起〕〔夏娜同人系列〕〔超时代:自由世界〕〔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我负子戴〕〔专属于她的爱恋〕〔古荒道月〕〔集万宠于一身〕〔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婚不作祟〕〔道士爷爷〕〔赛尔号之碧瑶〕〔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那时我们都不懂爱〕〔夏娜同人系列〕〔炮哥小钢炮〕〔血降〕〔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家有妖医〕〔火影之宇智波曦月〕〔诡镇怪谈〕〔冰封炽热的世界〕〔恶灵之刃〕〔眉间轻点泪花妆〕〔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走啊去捉鬼〕〔玩世不恭小妖姬〕〔失乐泉〕〔玩世不恭小妖姬〕〔又是一年梨花似雪〕〔网游之重启战魂〕〔容安馆的你〕〔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利刃侠〕〔灵律神界之悲城〕〔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快穿之boss别黑化〕〔构世〕〔末世来临之末〕〔鬼王的傲气小姐〕〔年华独白〕〔刀塔之小兵逆袭〕〔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归时繁花尽流光〕〔未来神话〕〔倾城落雪〕〔开封有个哑娃娃〕〔鲸鲨暗河〕〔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废土生存法则〕〔玩命王妃〕〔血液羁绊〕〔最强末日系统〕〔血凰涅槃凌九霄〕〔玩世不恭小妖姬〕〔诡异童话〕〔走啊去捉鬼〕〔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清素若九秋之菊〕〔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将恶人进行到底〕〔开封有个哑娃娃〕〔盗龙陵〕〔最强末日系统〕〔白日极夜〕〔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EXO之你好鹿殿下〕〔新夜半鬼叫门〕〔网游之均衡天地〕〔恶灵之刃〕〔穿越之最强幻师〕〔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盗墓王者〕〔眉间轻点泪花妆〕〔末日狂帝〕〔彼岸可有花〕〔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契约爱妻〕〔废土生存法则〕〔七日记〕〔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第二次的爱情〕〔白日极夜〕〔新夜半鬼叫门〕〔名侦探柯南续篇〕〔末日狂帝〕〔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末日狂帝〕〔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戒不掉你的笑与酷〕〔鲸鲨暗河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