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异界魔法 > 女巫恋上猫

017我有你狠吗?

寝室里乌乌倚着靠背半躺在床上,发高烧的小脸憔悴的有些微黄,微翘的小嘴叼着温度计,群罗看看时间然后走到乌乌身边将温度计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表情始终没有从刚才的担忧中解脱出来“还是38°,刚才的中药好像不怎么见效啊!”她一副愁眉苦脸的语气道。

乌乌吸了吸鼻涕,懒散的打发道“我觉得比刚才好多了,起码头不像秤砣那么沉重了。”

回忆着乌乌喝那碗中药变化无常的脸部表情,群鸽忍不住扑哧的大笑起来,她觉得乌乌超极搞笑“是嫌弃刚才的良药难以入口所以才这样说的对吧,乌乌肯定是不想再喝药了才对!?”群鸽边说边笑的语气带着自以为是的坚定。

一直都很严肃的群罗立即扭过头对着满脸堆笑放肆的群鸽怒瞪着双眼,群鸽噶然止住笑声完全冰封在那儿。乌乌为群鸽那番脱口而出的话恍惚了一下:怪不得哥哥说我遇到正经事后不够坚强,原来真的如此,簇依拉每天都要喝干一大碗难以下咽的中药。她可比我金贵多了,可她却比我还要坚强,尤其是面对哥哥时,也许她真的比我想象中还要爱他,也许她的爱胜过我对……

“没想到你这个贱女人还活着!!!”

沉默恍惚的乌乌被一股外侵的寒意拉回现实,那家伙每次走近都带着一种超级厌恶的味道,乌乌斜视的瞪着伫足在自己旁边的瘟神,满带不可饶恕的表情。

伫立在那高傲不可一世的冷家伙带着从容不迫的淡定,交融的视线擦出相互较量的火花。乌乌一个激灵的表情故意激起话说:“对啊,当我快要跟这个世界挥别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我真的走了,你以后的日子不就太枯燥了嘛!”

太子殿下一副不正经的调侃“的确如此,昨晚本殿下为了你一整夜都没有闭上眼睛!”他慢悠悠地走到床边俯下身子,勾起乌乌完美的V字下巴“如果你就这么平静的走了,那本殿下该怎么办呢?”太子殿下反问的语气道。那一副霸道嚣张不可一世的冷面孔简直把乌乌的肺都气炸了,她正在发高烧的身体蹭蹭蹭的猛窜了好几个幅度,现在满屋子都被烧焦的味道鼎沸了。忘记宫中礼数、控住不住思想的群罗群鸽吓得身体直抖的立在旁边,像两个死死固定在那里的柱子。

干瘪泛黄的脸颊微微的抽搐着,乌乌气急败坏的瞪着他,那双怒目愕然的眼睛始终都没有丝毫松懈下来。异常完美的面孔趾高气扬的从她的视角里移开,锐利冰冷的目光中带着从她表情中索回的满足感,太子殿下辗转身子随意的拎过不远处那把竹质编织的座椅,稳稳当当地坐下。离床沿也就两步之遥,他盛气凌人的翘着二郎腿,接触地面的那支脚不停地敲击着地面,眼神一刻也没有从乌乌忍气吞声的视线里移开。

“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乌乌憋了一肚子怒气,小脸暴涨的通红,嘴巴砸出几个坚硬结实的字眼。

“呵!你好像搞错了,这里可是本殿下的地盘,你在这里的地位还不如她们(女佣)。”那支神气十足敲击地面的脚突然停下来,双手用力的抓着椅子的把手,微向前倾着身体,气急败坏的样子几乎要跳起来说话。

“那我请你出去!请你立刻消失!!!”乌乌纠结的眼神十分复杂,好像触及到了伤心之处,她不想在那个冷血的家伙面前完全暴露出自己内心最脆弱的一面,所以极度压低的语气带着恳切的哀求。

群罗群鸽余光里观察着乌乌那让人忧怜的神情:她在发烧唉,这个时候是最不适合动气的,万一乌乌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那后果肯定比预想的还要糟糕,因为感冒时最容易做出不理智的蠢事,何况乌乌本身就不是那种软柿子类型的小女生……

被激怒中的太子殿下还是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惊愕的咆哮声完全吞噬了两张正在专注祷告的娃娃脸“簇!依!拉!本殿下警告你,别把自己想的太高贵了,你的命比谁都低贱!!!”

乌乌没有任何反应,也许感冒带给身体的沉重感让她看上去更安然了些。听到那两个字眼乌乌顿时咯噔了一下,就像心脏赤luo的被电击中了一样,但很快那种感觉就消失了,她承认自己是低贱的,但那两个字不是由他来说,那么由谁来说最合适,由谁来说她才不会这么恼火愤慨呢?是哥哥?还有簇依拉?她是怎么了,现在竟完全走不出那种挣扎着悲痛凄凉的情绪。

太子殿下像个丧失人性的疯子对着半躺在床上气色极差的乌乌咆哮怒吼“簇依拉,你这个身患绝症的贱女人一生下来就注定带着低贱的命!!!”

头沉的几乎晕晕欲睡过去,可一盆冷水突从头凉到了脚后跟,乌乌也失控的疯了起来,她坚立的挺直后背,大声嘶喊“你住口!!!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不允许你这么咒骂簇依拉!!!”

安静的周围被吸蚀的只剩下恐惧,群罗群鸽倒抽一口气几乎背了过去,因为她们怕乌乌脱口而出,那无疑不是最致命的要害!!!

太子殿下没有任何反应,定格的脸部肌肉比任何时候都要紧致死绷“放心!我体格好得很!”余光中乌乌好像突然明白了群罗群鸽发紫的脸是怎么造成的,顿挫的口气还是十分坚硬有力。

“呵!你骗谁!!!你的命运早就被诅咒了,你是个不幸的人!!!”冷漠嘲讽的话像尖锥用力的刺伤了乌乌的心。她本来打算收手的,就想这样结束,宁可自己被冷怪物的语气压倒也不愿再这样任性的斗下去,可那该死的家伙误伤了簇依拉,误伤了她生命中唯一用心维护的人——哥哥。

比刚才的语气下降了几个分贝,听上去十分平缓,好像不是吵架的语气,但却带着十足的**味“那个只不过是对外的骗局而已,只是能够让你过得舒坦的一种谎言而已!”

太子殿下好像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完全出乎意料的震惊在那里“你说什么?!”

这步棋对乌乌来说走的很险,险到白白葬送了好几条无辜人命、兽命(哥哥、屈才夫妇、三头小猪),可明知道如此,乌乌还是挣脱了枷锁坚定不移的走了下去,这完全是为簇依拉这样善良美丽的天使而感到愤慨不公,所有哀怨的伤痛都注入了不断流窜在身体管道的血液里,被压抑的抱怨释放出后变得异常轻松,乌乌清醒后变的稍微理智了些,她圆滑的解释道“你不是每天都巴不得我这个样子吗?这种谎言对你来说很见效的不是吗?!”

他几乎是扑到乌乌面前的,双手用力的将乌乌向前倾的身子重重按回到了靠背上,柔软蓬松的靠背像面包一样被按下去没了弹力,冰冷窒息的眼神里充满了死一样的愤懑,语气坚硬如同刀子一样“簇——依——拉,你!T!M!够!狠!!!”对太子殿下来说簇依拉患有怪病是对他的一种补偿,一种很是欣慰的依赖,这对她带给自己的伤害可以起到安抚的状态,10年来太子殿下一直都是靠这条信息过的稍微舒坦一些的,可今天的他才全然获知这些只是假象,而他却依靠这个假象虚脱度过了10年的岁月,这简直比当年伤害他还要让他难以承受,因为他低估了簇依拉,还有簇喉国那个一直处心积虑的女王殿下!而一度为袒护哥哥偏执的乌乌此时完全没有考虑到太子殿下,她只是不想把真相说漏了,不想哥哥跟他们送命。还有最总要的,簇依拉绝对不是不幸的人,她比自己还要幸运许多,因为簇依拉身边一直有哥哥那样的人深爱着,可是乌乌身边却遇到了魔鬼冷血的太子殿下,这些难道不让人丧失理智吗?!

如果是从前遇到这种激烈的场面乌乌肯定害怕的晕死过去,但她的眼神里丝毫没有大打折扣的意思,她们怒目以对谁也不肯忍让一小步,乌乌愤愤的说:“即使我再狠,能狠过你吗?你连别人受伤都看不到,你伤了别人却感觉不到一丁点儿内疚,你比任何人都狠,因为你很自卑,因为你感触不到丝毫!!!”说完这些话乌乌一下子喉咙发紧,像有个东西一下子卡在那儿,很难受!!!

空气中所散发的信息有些不对头,他竟然没有反驳,干瘪紧致的面孔死灰的有些令人恐惧,夹在乌乌肩膀的双手慢慢的松弛开。乌乌凝视着那张冷峻不解冻的表情,两簇眉毛挤到一起汇集成了脸部的阴云,异常完美的脸竟然虚脱的比发高烧的乌乌还要脆弱,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修长高大的背影离开,看着他慢慢地消失在被阻碍了视线的尽头,强烈刺骨的寒冷袭击而来,就像是太子一踏出门槛就有一股强烈的冷风灌进来的感觉,这种冷让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结成了冰,对乌乌来说是一种真正的恐惧,从没有过的害怕跟胆怯。太子殿下沉默不反抗的情绪比愤怒暴力还要让人难受许多!

她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直不停地翻搅着,凉凉的脸颊感觉有热乎乎的东西从眼眶顺着滴落下来,原来心凉了还有眼泪是暖和的,她挂着牵强的笑容,视线有些含糊不清“乌乌你还好吧?乌乌没事吧……”轻柔的跟羽毛一样的声音漂浮在耳边,眼睛关了,最后就连耳朵也关了……

睡梦中乌乌为刚才激烈的争执而自责,她不应该这样做的,这些话对太子来说的确太狠了,他没有心脏,本来就很受伤的他为什么非要去招惹——我心里除了哥哥就真的容不下别人了吗?难道疏远的距离还不能让我淡忘哥哥?我以后不会再说伤你的话了,我知道你也是一个值得去维护的人,不过你是我逼不得已要去维护的人,就当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好了,不过只要你有心脏了,我要你翻倍的偿还我乌乌的债!你的心脏一定会回来的!你也一定会跟我哥哥一样善良讨人喜欢的!!!

******

群罗群鸽一步不离的守在昏迷不醒的乌乌身边,看着那张满是忧忡的脸上突然微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群鸽立即将眉头撮起来,小声嘟哝着“真不知道都糟糕成这样儿了,乌乌居然还在梦里笑的那么甜,乌乌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一点都不正常!?”

群罗戳了一下她的后脑勺,低声警告“你这个死丫头,最近失控的厉害,总这样不要命的吐话估计神仙也救不了你!!!”

群鸽傻乎乎的边笑边说:“嘎嘎…自**乌来了以后,我的脾气就有些反常,嘎嘎嘎,我发现其实我跟乌乌有时候挺像的呢!”

群罗很认真的说:“臭美吧你!我看是你借着乌乌的身份狐假虎威。乌乌可是个很不寻常的好女孩,只是脾气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不过我可警告你啊,我们跟乌乌的身份差的去了,不准你再这样对乌乌大言不惭的,否则我亲自上淑珍么么那参你一本,到时候有你受的!”

群鸽绷紧脸颊,不高兴的说:“哪有亲姐姐状告亲妹妹的,你未免太狠了吧!”

群罗丝毫没有要忍让的余地,硬邦邦的表态“是你太嚣张了,不让你吃点苦头,恐怕日后非得爬到主子头上!”

群鸽紧张的表情有些胆怯“我……乌乌说过我们是好姐妹的嘛?”

“别来这一套,以后你最好忘记乌乌真实的身份,她是我们的主子,任何时候都是!!!”

群鸽连看都不看姐姐的脸色,不服气的说:“哼!那你还一个乌乌一个乌乌的叫!”

“你……”群luo干瘪被气得发紫的脸说不出话来

热门小说推荐:逐鬼传〕〔腹黑邪帝特工狂妃萌萌哒〕〔血之岭〕〔浮生若梦几时休〕〔豪门总裁单宠你〕〔遇见命中注定的你〕〔心情天气雨转晴〕〔几回寒暑〕〔蜜糖微甜〕〔梦幻捉妖记〕〔鬼神除恶〕〔高冷仙尊之萌狐求抱抱〕〔极品皇后带刁蛮〕〔不败之浩气长存〕〔召唤暗黑血统〕〔重生之隐形〕〔一朵不成功的白莲花〕〔异物图鉴〕〔无景城〕〔净化战士〕〔大神诱妻计划〕〔半分默契〕〔瘟疫工厂〕〔陆湮天君传〕〔天剑舞〕〔蝉秋〕〔人生不如意〕〔凤归之与雀楼〕〔柳少的追妻之路〕〔地狱灵契〕〔生化之猎杀谭小雅〕〔Hello新阳光〕〔淘我金山I缠你妖孽〕〔洪荒真仙〕〔长安城外遇鬼记〕〔醒世梦神〕〔网游之不朽传〕〔紫衣撩青纱〕〔囿于昼夜〕〔食灵谱〕〔圣龙梅菲斯特〕〔阴阳世间〕〔吞噬天渊〕〔水浒英雄系统〕〔幻化神记〕〔诸天法祖〕〔锁心爱人〕〔假面骑士渡魂〕〔星空守护计划〕〔凡夫神祉〕〔西游演义〕〔死感〕〔半生归来已白首〕〔骄纵〕〔道行车驶〕〔玩偶游戏之努力成人〕〔泾南寺〕〔凌天一笑〕〔灵兽之子〕〔四世:此一世就是你〕〔女鬼尘缘〕〔我的归国隔离日记〕〔妖疫〕〔穿越成男主的师尊〕〔我的猫王陛下〕〔烟雨江湖之灵珠古剑〕〔秦齐笔〕〔系统人皇〕〔墓涩〕〔被捏造的世界〕〔唐烛〕〔恋爱简〕〔重生之阵法宗师〕〔星际传说〕〔幽冥神尊〕〔绯红夜下的深蓝狂想曲〕〔凤飞夕〕〔请不要和我交易〕〔家有极品小妞〕〔平凡的魔法校园生活〕〔睡不醒的梦〕〔轮回承影〕〔吟游师〕〔东北惊奇先生〕〔人物传记〕〔一月三舟〕〔王者荣耀阿珂〕〔盖世狂尊〕〔我已不再是那个稚嫩的少年〕〔霸道总裁欺压前妻〕〔网游之三系法神〕〔一梦前朝〕〔十一月之因果〕〔临花萱冷〕〔末世之武者〕〔剑意明〕〔龙井恶〕〔两世无忧〕〔民间驱魔人〕〔落魄军阀的美娇妻〕〔情劫•三生佩〕〔我和我的鬼友〕〔古董悬疑录之八重宝函〕〔乱世决〕〔霸道狼总裁唯宠羊秘书〕〔重生之学霸成双〕〔黑夜审判者〕〔宠爱无度娘子等等我〕〔千金驾到快下跪〕〔斗龙战士之三年后迟到的爱〕〔一触缘〕〔三天2夜〕〔最后魔法师〕〔极品佣兵哥哥〕〔来自未来的礼物虚〕〔慢穿之浮生若梦〕〔破越手札〕〔绝情公子〕〔封杀修仙〕〔念念时光
最新入库小说:春秋之恋红尘梦〕〔吾家有树才安好〕〔恋与白起〕〔眼中无泪心流泪〕〔末世来临之末〕〔赛尔号之碧瑶〕〔网游之重启战魂〕〔茗琴〕〔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诡异童话〕〔EXO之你好鹿殿下〕〔人鱼公主你别跑〕〔刻浊星逝〕〔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走啊去捉鬼〕〔凉凉的爱意〕〔网游之均衡天地〕〔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夏娜同人系列〕〔网游之重启战魂〕〔盗龙陵〕〔蔷薇刺〕〔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未来神话〕〔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无忧城〕〔诡镇怪谈〕〔风琴雨夜〕〔玩世不恭小妖姬〕〔血降〕〔EXO之为爱起舞〕〔盗墓王者〕〔集万宠于一身〕〔未来神话〕〔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白鹿归〕〔炮哥小钢炮〕〔清素若九秋之菊〕〔带回一只女婴来〕〔恶灵之刃〕〔为你情深却浅缘〕〔宇宙纵横〕〔末世兽都〕〔血凰涅槃凌九霄〕〔最强末日系统〕〔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夏娜同人系列〕〔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失乐泉〕〔末世来临之末〕〔快穿之boss别黑化〕〔鲸鲨暗河〕〔赛尔号之雪舞暗夜〕〔暮去待你归〕〔快穿之boss别黑化〕〔凰绝之今妃昔比〕〔夏娜同人系列〕〔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诡镇怪谈〕〔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穿越之最强幻师〕〔新夜半鬼叫门〕〔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年年岁岁声声慢〕〔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祸国小妖妃〕〔刀塔之小兵逆袭〕〔启征途〕〔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总裁大人太温柔〕〔将恶人进行到底〕〔爆裂飞车之风之子〕〔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巅峰枪王〕〔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容安馆的你〕〔杂牌神算〕〔玩世不恭小妖姬〕〔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清钰岸〕〔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灵律神界之悲城〕〔末日狂帝〕〔灵律神界之悲城〕〔苏苏营救计划〕〔走啊去捉鬼〕〔夜色镇迷案〕〔开封有个哑娃娃〕〔问仙之旅〕〔废土生存法则〕〔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新夜半鬼叫门〕〔鲸鲨暗河〕〔诡镇怪谈〕〔嬴政秘史〕〔我负子戴〕〔重生之总裁请自重〕〔家有妖医〕〔网游之均衡天地〕〔三千纪元〕〔重生之不再遗憾〕〔伽蓝何处〕〔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倾城落雪〕〔夜色镇迷案〕〔洛克王国之征途〕〔冰封炽热的世界〕〔春秋之恋红尘梦〕〔永恒的长城〕〔诡异童话〕〔难遇〕〔落花下分开过〕〔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古荒道月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