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异界魔法 > 女巫恋上猫

10正面梦幻反面噩梦3

“啊~~~”从窗户里传出来的尖叫惊扰了树上一群安眠的小鸟,它们大受惊吓的飞出了自己的安乐窝,乌乌的衣服被三个粗鲁的女仆扯光了,她被她们扔包袱一样的丢进了一个好大好大浮着白色泡沫的浴缸中,温暖的水温将乌乌昨夜体内滞留的寒气疲惫瞬间驱走,飘着淡淡花香的空气吸入肺中转化为沁人心脾的能量让心情爽朗,刚才还很粗鲁的女仆现在井然有序的忙着各自的活。

首先是头发,女仆跪坐在背倚浴缸里乌乌的身后,身旁放着一个金色托盘上面摆着各种高矮不一华丽漂亮的瓶子,女仆手拿一把精致的梳子理顺着那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然后从托盘上十几个瓶子里挤出不同颜色的膏状体盛在透明水晶器具中,不停地用搅棒调试的更加稀稠,搅拌均匀的膏状成了泛着光亮的乳白色,一股散发着浓浓牛奶的香味飘进空气中,她们将粘在头发上的膏状涂在秀发上来回按摩折腾了半晌,最后拿来一个可爱粉色的帽子将盘起的头发罩上,这才结束了收尾。

另外两个女仆就是把精力花费在按摩肩膀即被阳光晒黑比较明显的脖颈、胳膊还有小腿上,不知道她们在肌肤上涂了什么东西,总之涂上的地方有明显的变化,被阳光晒的微微黝黑暗红的肤色变的格外白皙娇嫩了。

乌乌安静的躺在浴缸中恬静而享受着被人服侍的感觉,闭上双眼的她脸颊露出灿烂明媚的笑容。乌乌简直连想都不敢想自己生前也会有这么美好的待遇,能泡在这么舒服的浴池里,即使现在死了也不可惜。白色的泡沫蔓延在乌乌没有一点瑕疵的肩膀上,她安然沉醉的就像漂浮在云中的感觉一样美好……陶醉在梦幻里的乌乌没有征兆的被三个女仆从浴池里一把揪出来“漂浮在云中”的乌乌马上苏醒过来,她们动作麻利的将一条白色毛茸茸的浴巾裹住chiluo瘦小的身子,乌乌转瞬又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亭亭玉立站在乌乌面前的是6个身着白色一致的女仆,刚才三个女仆早就在乌乌来回扫描的瞬间无声消失了,四个女仆将乌乌托起架到了白色的床上,这感觉让乌乌想到哥哥给病人开刀手术时的情景,被害者总是被注射了麻醉剂平躺在这种白色恐怖的床上进行……慌乱失措的乌乌还没想完,裹在身上白色的浴巾已经被扯开,六双一眨不眨认真严肃的眼睛直盯着乌乌赤luo光溜溜的身子,一个女仆随手拎着一个很是奇特的工具朝乌乌走来,乌乌一声尖叫当场晕了过去,梦里她模模糊糊的听到耳边有人无休止的议论着“真是位典型的太平公主,我们先来做个隆胸手术好了。”“嗯,来看看身材比例,她的身材娇小,你先算一下胸部应该多大才算完美?”“***倒还挺标准的,这个不用手术就OK。”“臀部不是太翘,要做一个翘臀,这样身材基本OK!”

“她五官很精致。”“是啊,比我们六个造美使者做出的脸蛋还要精美很多。”“她的巴掌脸简直是难得一件尤物。”“是挺美的,那她和依拉公主谁的美更胜一筹呢?!”“当然是依拉公主!”“那可不一定,如果这个女孩被我们精心包装一下,绝对不亚于依拉公主的美。”“依拉公主的美算得上是倾城倾国,她怎么能比过天生丽质的高贵公主呢?”“那可不一定,公主的美名声四海,认识公主的人多的去了,民间相传虽不是虚夸都是从亲眼目睹过公主容貌人的口中传出来的,敢问这位女孩你认识吗?一位平民家的女孩是不会吸引太多人眼球的,只能说她们普通的就像草丛里的一根杂草。”“再比如说眼前是一朵花跟一株草那你们觉得哪一个更美?”“我们只能说两个东西悬殊很大根本就不能拿来对比。”

一小时两小时……

一股烧焦难闻的气味吸进呼吸道,昏迷中的乌乌慢慢睁开半眯的双眼,嗅着那股刺鼻的气味闻去,站在自己身旁是一个打扮花哨的女孩,她正拿着一个黑色棒棒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她把乌乌的头发一圈一圈的卷在黑色棒上接着腾起白色烟雾,乌乌看着自己心爱的秀发被别人这样糟蹋,想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没想到那椅子能转动,一跌跤又坐回了转椅,失去控制力的在椅子上旋转了360度,才晕头转向踉跄起身,刚才那个替乌乌设计发型的女孩已经被乌乌的转椅狼狈不堪的拐倒在地上。

“你想干什么?”乌乌气愤的小脸怒视着她指责道。

女孩一脸无辜的盯着乌乌,乌乌干巴巴恼怒的表情有些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招牌微笑的弯下腰伸出友谊之手想要拉起倒在地上的那位女孩,女孩一脸不解的望向乌乌“对不起,我拉你起来。”

似乎和解了,倒在地上的女孩冲一脸善意可爱的乌乌伸出了右手,没想到两只手刚用力的牵到身体还没完全站稳,乌乌就猛地撒开了女孩的手再次无理的将她诳倒在地。

眼前是硕大的落地镜,一身短款袭胸的黑色雪纺裙将S型的曼妙身姿展露出一股小女人的骨感美来,领口个性设计的白色花朵清新雅致的透着小女孩儿般的梦幻娇俏,雪纺裙的飘逸又将那股柔美清透自然提升到极致,正面盘起的黑色秀发不失高贵与端庄,微卷的发丝披散在肌肤清透的香肩上,妆容则是采用很有清透感的粉色系列,唇彩、眼彩和颊彩,浓淡刚好。

乌乌看着镜子里那个变化的连自己都无法接受的新形象,满是诧异的经跌了下巴。

“妆化好了吗?”跟屈才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那位女仆平托着手中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出现在一脸惊愕的乌乌面前,她眼神不自觉的带着歧视打量着那个经过包装脱胎换骨的女孩,然后很不情愿的将手中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硬塞进乌乌怀里,女仆很不温和的敞开里面那个豪华的门,一声命令似的严肃口吻“马上换好衣服出来!”

乌乌捧着手中那件褶皱摊开的绯色裙装不解的发怔,这些简直跟做梦一样,她不停的在那件绯色公主裙上徘徊不定,旁边的女仆已经很不耐烦了,她急躁的把乌乌拥进内堂,手脚麻利帮仇人家的孩子换好衣服。

一套绯色莹润可爱的樱桃耳坠、项链、手链还有闪着光芒四射的发卡浑然一体的将乌乌打扮成众人瞩目的焦点。一身绯色华丽高贵浪漫的公主裙,披在肩膀上的微卷黑发,两个可爱的樱桃发卡带在头发的一侧,衬托着乌乌那一巴掌大的脸更加的娇羞可爱了,绯色亮片的高跟鞋让乌乌矮小的个头看上去高挑瘦长,镜子里的乌乌极其的光鲜亮丽。

“好美Oh!”一旁的女仆满带渴望的望着乌乌闪亮娇丽的公主造型,小声的嘀咕道。

乌乌呆呆的望着镜子,手掌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粉嫩莹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眨动着:是我吗?做梦吗?

“我是一个美丽的公主!”乌乌有些得意忘形的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脸灿烂的说,旁边那个女仆示意的朝乌乌挤挤眼,乌乌有些疑惑正视着满脸低沉夹着皱眉一脸僵硬的女仆,她小嘴嘟嘟的撅起有些失落不挂彩的问女仆“我不漂亮吗?我这样打扮很奇怪吗?我看上去不像公主?”

“你当然是个很漂亮的公主。”女王鬼使神差的贴在乌乌身后,让人畏惧毛悚的恐惧感让来不及防备的乌乌吓了一跳,裙子触着地毯,足足有10公分的高跟鞋让只穿过一双破旧平底鞋的乌乌有些站稳不住,受惊的乌乌左右摇晃的身子,把紧贴身后的女王撞倒在地上,屋里上下的女仆高度的紧张着女王(这女王动不动就要人脑袋,嗾喉国没有一个人不怕女王陛下的)乌乌在意到女仆绷紧的面颊,心里也揪起疙瘩,女王凶狠紧绷着的脸颊马上又舒展开来,要知道这次是为了宝贝女儿依啦一辈子的大事,所以她强忍住对乌乌的愤怒。

女王平静的语气比刚才温和了一点点“听说你父亲是屈才,那你哥哥就是屈奕析了对不对!”

“嗯!”乌乌低着头回答端坐在椅上的女王陛下,乌乌羞涩的表情还没有完全走出刚才窘迫的尴尬中。

“呵呵……果不其然啊……”女王冷讽道,这话听着有些稀里糊涂,乌乌皱紧额头。

“把头抬起来让女王好好瞧瞧。”站在女王旁边有些威望的女仆发话。那个女仆又瘦又高的立在那像个电线杆,一脸恶煞的表情比女王看上去还可怕,乌乌有些胆怯的把目光从母老虎的身上移开。

“人真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想不到这个丫头打扮起来还真光彩夺目,活脱脱仿若画中走出的美人儿一般。”女仆龌龊的弯下挺直的腰板插话对女王说,女王脸颊顿时变的凶煞起来,狠狠的朝那说错话的女仆白了一眼,女仆惊愕万分的闭紧了嘴巴,僵愣愣的站在女王身边屏息而立(在女王身边千万不要过分的去夸哪个哪个女孩很漂亮,因为除了依拉公主外任何人的美显得很乏味)。

从未穿过高跟鞋的乌乌站在那里有些疲惫了,她邹巴巴的脸上小心再小心的说:“女王陛下……我可不……可以……把鞋子脱掉?”

两个看上去同龄的女仆被乌乌的这句话逗得肚子都乐开了花,但她们还得继续强忍着笑意。

女王深呼一口气,对眼前这个穷女孩一度强忍要爆发的恶脾气,她嘴角挤出一句话“可以”乌乌马上获释了,她一屁股坐在软软的地毯上,弯着身子去解开缠绕在脚腕上那一圈又一圈的银色丝带,嘟嘟嚷嚷“真麻烦,缠那么多“钢丝”干嘛?还有这裙子也太费布料了?”女仆们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跟在女王身后的那个贴身女佣脸上很是不善的看着笑出声的那两名女佣,她们脸颊马上绷的死死的,头低着。

光着脚丫的乌乌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很不安分的划着脚丫,尽管女王长得并不友善,但脸上还是假装着微笑“你想当公主吗?”

乌乌忽闪着两双水水的眼睛,迟顿顿的点点头。女王鄙视乌乌一眼“从今天起你就是公主,而且还会代表簇侯国嫁到吾加纳国去,完成这场政治性的联姻。”

乌乌以为自己在听天书完全搞不懂状况,眼睛一眨不眨满是眩惑的盯着女王的眼睛,一脸费解的样子。

旁边的女仆盯着乌乌格外认真道“准确的说你并没有做梦!你现在听到的每个字都是真实的!”

眉头紧锁的乌乌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连连摇着头证明自己十分清醒着“做公主。。。要我嫁到吾加纳国去。。。”

女王肯定的回说:“对。”

乌乌怔怔的问“不是簇依拉公主出嫁吗?为什么要我?”

敏感的女仆捕捉到女王开始不耐烦恼怒的那张脸,立即凶巴巴的对乌乌说:“在女王面前你唯一做的就是遵从!”

“遵从?!”乌乌嘀咕重复这那两个很重的字眼,然后理智的说:“我不嫁!”

女王惊悚的看着那个不知所云的丫头,冷笑道“呵!原来还有这么不识抬举的家伙啊!”“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嫁!”

乌乌皱巴巴的脸颊顿时晕红,结结巴巴断然的说:“不嫁就是不嫁,你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我代替依拉公主出嫁,那我有什么条件告诉你我不嫁的原因?”

“大胆!”“放肆!”女仆与女王同时怒吼出声。

乌乌吓的向后退了一小步,但还是浑身瑟瑟胆寒的说:“你的要求本来就不合理,说不过去啊!”

女王从座位上走到浑身冒冷汗的乌乌身旁,被迫的强笑道“呵呵呵,说不过去!”加大语音贝在乌乌小耳朵上怒吼道“今天倒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不知羞耻的丫头,难道本王要你死还要告诉你原因吗?”

“我做错了什么吗?你为什么非要我去死?”乌乌委屈的涌上害怕的眼泪可怜兮兮的望着恶煞的女王。

“呵,你的错即使有十颗脑袋也顶替不了!你能让我最心爱的宝贝儿七斗复活吗?”

乌乌懵懂“宝贝儿?七斗?!”

“就是10年前死在你面前的那只黑色獒犬。”女王的替身女仆解释着。

原来这么多年女王还为了那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乌乌真讨厌自己这张嘴,看着女王想把自己活生生撕碎了的眼神都觉得那刻心跳停止了,她不得不表现的十分乖巧安静。

“我对你们说过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绝对不会容忍你们苟活在这世上!”我们当然是指我和哥哥了,可怜的哥哥也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乌乌有些心疼。女王情绪一直很不好,她继续发泄着多年来无法平息的怒气“你哥哥屈奕析,幸亏他是个大夫,如果不是看在我女儿依拉的份儿上,我早就让他下地狱了!不过这些年他倒也没有幸运过,每天束缚在我的管制之下倒是件好事!”可恶,怪不得哥哥好多次拖上绞刑架,原来都是她故意的,可恶的恶婆娘!你未免太嚣张了吧,难道你的地位权利只是要杀更多看不顺眼的人吗?

女王恶狠狠地转过身,两只眼睛近距离的怒瞪着乌乌“还有!你们的父母竟是那对最卑贱让人唾骂的奸夫**,她们像老鼠一样寄宿生存在宫殿中,对着别人摇尾乞讨的生活。哼!想想看,你十个脑袋够用吗?本王没有跟你们算总账已经够伟大了,现在倒反问起本王来了!你这丫头可别像他们一样那么命贱,本王已经给你指出活路了!”

对待乌乌像对待仇深四海的女仆接话说“是啊,如此宽宏大量的女王天下哪还有第二个,你就顺从了吧!”

乌乌质疑的看着女仆的眼睛,她的眼睛隐约的在逃避什么,始终不敢直视着乌乌那双单纯稚嫩的眼睛。乌乌心中泛起千百个疑问: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女王对我的愤怒就像把我整个人给活吞了,她怎么会有这么好心?难道是我太可爱、太招人喜欢所以女王决定要我做她的女儿……呸呸呸,想到哪去了,我还有哥哥吖,我爱的人是哥哥吖,我绝对不会顺从她们,我要属于自己的幸福!

乌乌挺起笔直的腰板,愤愤的喘着呼吸一字一板的表态“我!抗!议!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女王看着这个傻里傻气的丫头险些崩溃了,她万万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人,女王缓过苍白的神色,显眼语气有些不足“做公主是多少贱民梦寐以求的心愿,难道你,是头十足的蠢猪吗?”

“你就当我是头蠢猪好了,我现在要回家!”乌乌撂下话就慌慌张张四处巡视着来时穿的那身破旧佣人衣,打算离开这个鬼地方,女仆用力的攥紧乌乌纤细的手腕“好痛啊!”乌乌张大嘴巴就咬住了那女仆的手背,不客气的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

“这是命令!假若你不顺从的话,你们全家都会被斩首示众,还有跟你一样愚蠢的三头笨猪也一道上路!”女仆恶狠狠的对乌乌撂下狠话。顿时泪水朦胧了视线,她哽咽的哭诉道“我才不要嫁呢!”

“来人啊!”女王速斩速决,乌乌开口抢去说:“等一等!”女王停止发号施令的手臂,乌乌满脸疑惑的问毫不留情的恶煞面孔“你是不是真的要下令让他们斩首示众!?”

女王僵硬的脸马上松缓开,这个蠢货真的让她哭笑不得,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依拉,她才不会容忍这头蠢猪活在这世上,脸颊死寂沉沉的陷入僵冷“你可以拒绝一下试试!”

乌乌马上换了一张温和的脸(囧:试一下头还能再长出来?!!!)试探着说:“可不可以让我想一下?”

“来人,马上把屈才那家贱民……”

乌乌立即跪地请求“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女王尽显暴跳如雷的脸上生出一丝缓和的表情,她高傲的挺直后背,微甩一下长袍以示自己的孤傲。

热门小说推荐:翎澜传〕〔欢乐阴阳师〕〔千万年千万人〕〔护国之神〕〔家族相约〕〔上古狙神〕〔异界星坠〕〔王者变故〕〔山海一念〕〔地球危机第一部〕〔原来世界充满爱〕〔京魁〕〔穿越之奚凡逆袭〕〔异界科学至尊〕〔此世繁华落尽〕〔西游之妖精从了吧〕〔穿越时空之古生物基因〕〔他将在两周后死去〕〔筝灵归之高山流水〕〔逆袭废材要上天〕〔嫣雪两重天〕〔无心者的综漫游记〕〔秦淮河畔多美人〕〔清歌若凡〕〔美人谋之妖眸〕〔九州苍穹赋〕〔守护甜心之绯瞳之夜〕〔唯二欢喜〕〔血河月影〕〔灭武真皇〕〔花千骨重生归来〕〔翠娘逍遥〕〔秦时明月之棋布错峙〕〔唯我进化论〕〔八极逆〕〔唯我独尊龙妃要逆天〕〔三国之制霸南蛮系统〕〔食神三国志〕〔国途〕〔我的笨笨小可爱〕〔快穿系统之男神你好〕〔扑倒萌物宠妃〕〔融化冰冷的温柔〕〔欲望骤雨初歇篇〕〔江水涛涛〕〔度 灵 媒〕〔这一世望与你爱不至殇〕〔桂英〕〔武术少年在都市〕〔三生缘情〕〔文明异界游〕〔红妆十里何以许良人〕〔朝天观〕〔重生之千金金马影后〕〔遗憾终身〕〔安乐公主〕〔绝代丹师:风华倾城妃〕〔烬瞳〕〔清音劫〕〔冬日不再眠〕〔英国绅士〕〔盗梦鬼典〕〔我成了万年僵尸〕〔荀大夫的宠溺日常〕〔异界之书豆无敌〕〔青梅子落〕〔杀枪祖〕〔沈园烟雨〕〔问道裂天〕〔物源〕〔一如既往的你〕〔火影之系统无上〕〔长安英雄血〕〔来生重聚〕〔纪元新世界〕〔缃帙难书〕〔终极之第十三时空〕〔狂欢进行时〕〔你和他的恋爱〕〔妖妃不承宠〕〔超级农村学生〕〔人类远征军〕〔洪荒老祖〕〔一月一次旅游〕〔滴泪之苍海人鱼〕〔成欢〕〔余生路漫长〕〔不死教授〕〔世纪烟花〕〔浮生客〕〔牡丹花盛开〕〔豪门千金夺目归来〕〔怀抱树的草原〕〔最强邪圣〕〔是个NPC〕〔王者之传说〕〔失恋万岁〕〔玉箫曲当年〕〔混在汉末〕〔最后一丝光芒〕〔无相森罗域〕〔奇珍异兽阁〕〔神医嚣后之全系召唤师〕〔怪物时代之异种〕〔陈程〕〔你的影子我看不到〕〔倾倾天下〕〔鬼事薄〕〔牧猿剑〕〔灾难计划〕〔三国之西蜀殇〕〔南风寻我意〕〔重生杀手不太冷〕〔三界神在都市〕〔网游之梦幻与现实〕〔网游之龙魂战盟〕〔狐年〕〔人族万岁〕〔异界重生之国民男神〕〔君机策
最新入库小说:EXO之为爱起舞〕〔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未来神话〕〔宇宙纵横〕〔启征途〕〔总裁大人太温柔〕〔超时代:自由世界〕〔玩世不恭小妖姬〕〔温柔世子宠溺妃〕〔吾家有树才安好〕〔炮哥小钢炮〕〔集万宠于一身〕〔契约爱妻〕〔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玩命王妃〕〔末日狂帝〕〔兽皮人的复仇〕〔星座守护之心〕〔夜色镇迷案〕〔暮去待你归〕〔难遇〕〔红颜乱之公主遗恨〕〔鲸鲨暗河〕〔末世来临之末〕〔恶灵之刃〕〔鲸鲨暗河〕〔无忧城〕〔吾家有树才安好〕〔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清钰岸〕〔EXO之为爱起舞〕〔又是一年梨花似雪〕〔年华独白〕〔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末世兽都〕〔腹黯霸蒂〕〔嬴政秘史〕〔夜色镇迷案〕〔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彼岸可有花〕〔眼中无泪心流泪〕〔嬴政秘史〕〔血族灵契〕〔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夏娜同人系列〕〔为你情深却浅缘〕〔与心相连〕〔古荒道月〕〔眉间轻点泪花妆〕〔契约爱妻〕〔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三千纪元〕〔凉凉的爱意〕〔鬼王的傲气小姐〕〔七日记〕〔魔兽世界编年史〕〔年年岁岁声声慢〕〔EXO之你好鹿殿下〕〔失乐泉〕〔伽蓝何处〕〔春秋之恋红尘梦〕〔穿越之最强幻师〕〔永寂山河〕〔蔷薇刺〕〔未来神话〕〔人鱼公主你别跑〕〔一条狗引发的血案〕〔火影之宇智波曦月〕〔穿越之最强幻师〕〔诡异童话〕〔末世兽都〕〔香草布丁选项〕〔网游之重启战魂〕〔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盗龙陵〕〔快穿之boss别黑化〕〔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十年繁华依旧〕〔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网游之均衡天地〕〔眼中无泪心流泪〕〔刀塔之小兵逆袭〕〔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古荒道月〕〔北武都尉司〕〔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末日狂帝〕〔EXO之你好鹿殿下〕〔问仙之旅〕〔凰绝之今妃昔比〕〔白鹿归〕〔重生之不再遗憾〕〔北武都尉司〕〔我负子戴〕〔江山如画与君共赏〕〔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容安馆的你〕〔重生之总裁请自重〕〔我是太皇太后〕〔将恶人进行到底〕〔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容安馆的你〕〔失乐泉〕〔赛尔号之碧瑶〕〔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神之迷域〕〔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难遇〕〔盗龙陵〕〔倾城落雪〕〔夏娜同人系列〕〔杂牌神算〕〔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炮哥小钢炮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