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民间奇谈 > 古荒道月

第1章声绝曲尽尸骨寒,伴君荒冢骨生花

回溯三万年,自无量无始劫以来。上善三道:人道、天道、阿修罗道,下至三恶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已经分别派往仙尊镇守,距今已安定五千年。

一日,我被这片天地孕育而生。现在的我忆不起生前事,却自知不久便又一次将前去轮回转世。而在这片茫茫天道当中,以为佛号“救苦天尊”的世尊找到了我,并对我说:“前世种何因,后世得何果”的话后就消失不见。只留下我一人还在原地怔怔出神......就在此时!一声龙吟响彻天地,回眼看去只见一张巨大龙嘴露出森森白牙露出点点寒光朝我咬来。望着这头来势汹汹的上古恶龙我不禁在心里泛起了苦笑,自知刚刚化生的我仙灵还尚未运转不起来,只得将双眸闭上等着去重新投胎转世。

“轰隆.......”在我被生吞入龙腹的刹那,一声清脆的剑吟声传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女子的断喝凭空炸响:“孽障!本座面前还在放肆,今日便将你封印在此——长生剑诀......”

......不知过了多久,当一阵剧痛传来令我无奈睁眼不禁又一次发出叹息。原来,自打那日这头上古恶龙被长生剑诀封印在此地后,这头恶龙竟然还未身死!而我也在这龙腹中活了正正三百年。“这一天的动静似是不同于以往?它冲破了封印想要回归龙冢了吗?哎~我也大限已到了啊......只希望下次我能投胎到一户普通人家里,为国家、为家人能够奉献出一生就好......”.随着阵阵目眩神移之时,突然伴随着剧烈的挤压,随着“哇”的一声啼哭,我忘却前生事,没了知觉心。接着便是阵阵强烈的困意袭来,很快使我沉沉睡了过去......

“瞧这孩子,小脸生的多俊俏。和家主长得真像,夫人您辛苦了!”寝宫内,一身穿宫女服饰的婢女手中则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孩正开心的笑着。另一边床榻上的少妇斜倚在床头,全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妩媚与慵懒。此刻的她无比虚弱但脸上则是挂着幸福的笑意,身上被毛茸茸的狐皮盖在身上使她又更添一抹高贵。

而此地却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国家,他们这些人是这个国家的直系王族血统的周家后裔。当今的周家家主同时也掌握着这个国家的一切,而今日对这个国家有着不同于以往的变化。不仅是周家要多添一名人丁,下方寒光四射的铁甲军队整装待发等待着他们在战场上最终的宣判。

房屋内,两名女子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忽然看见不远处已经不知道何时停下了一辆闪着金光的龙辇,待得龙辇上的男人经过他们身边时,行完礼的两名宫女看着走向内屋对身边的宫女小声道:“家主今日不是要前去北方平息蛮族暴动嘛?怎么现在又......哦哦...我想起来了,今日也是咱们家主夫人诞下龙嗣的日子。哎,快要打仗了还这么挂念的紧。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男子对我,我这辈子就满足了......”“唉?就你这样的,还是先瘦下来再说吧......”“......你找打!”

此时,这个约莫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正火急火燎的朝着内屋走去,一路上脸上的表情格外精彩,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安,现在又是一幅火烧屁股的急切模样来到一扇门外。双手放在衣襟上用力搓了搓,又在身上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这才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一进门就发现不远处的宫女手中正抱着一个婴孩哄笑着。此时他再也按耐不住,几个箭步来到那位宫女身边一把拉开婢女连忙说道:“快让我看看孩子”尽管他已经尽力压下心中的激动,可说话的声音明显是微微颤抖着的。这名婢女看着眼前正伸出僵硬双臂的男子轻笑道:“家主,您小心些。孩子已经睡着了,恭喜家主,母子平安。”

男子点了点头,转身时脸上随之恢复了冷漠。此次讨伐必将引出些看似忠诚的手下从中作梗,想到这里一声冷哼大踏步走出门外,坐上龙辇消失在众人视线外。

在此之后的数十年后,舜帝仙逝。而周家家主一统纷乱天下,然而江山平定不久,家主惨遭奸臣毒箭所害。后久医无果,病死家中。世间再次风云动荡,各路人马齐出,天下又将面临浩劫。

苍茫草原之上,一人一骑呼啸而过。这骑马驰骋的男子生的异常俊俏,一头长发随风轻飘。俊美绝伦的脸颊上荡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若有女性的具体特征,就凭这一张脸说他一笑倾国也不为过。而他则就是周家的少年英主——周幽。忽然,后方隐约传来的马蹄声令周幽微微皱眉叹道:“怎么会有商队呢?”

就在周幽皱眉考虑的时候,在某处草原的另一边上有两男一女正骑着快马飞奔。最前面的女子身上披着貂皮大衣,一手握着缰绳、另一只小手握着什么挡在胸口,阵阵白色雾气散发而出将这女子冻得手和小脸煞白。可还是难掩她绝色容颜,显然女子就是他们的首领了。在她之后的两个粗犷男人正手忙脚乱的将各个角度的冷箭抵挡下来。左面的大汉刚挡下一只直指他后颈的箭羽,又是一只形状奇特的弩箭飞来。大惊之下抬手将弯刀护在前额,只听得“叮”的一声。这大汉手中的弯刀从中间部位蔓延出显眼的裂纹,气的大汉丢掉弯刀从背后又取出一把扣环大刀。脸上的表情极其狰狞,冲着前方女子大吼道:“小姐,那帮家伙太猖狂了让小的去和他们拼了,这样逃也不是个事,迟早会被他们追上的!”然而,不等女子答话。右边那个年纪略大些的壮汉对着这男人的后脑就是一巴掌骂道:“老三,你说大哥怎么不一脚把你踢出野狼帮?保护小姐才是我们此次任务目的,你说你一个人在那瞎咧咧个什么劲儿?我敢说你现在冲出去,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只有脑袋被抛过来你信不信?!......”这一路上,只有前方女子闷头不语。后面两个男人哼哼唧唧的表达着不满,时不时反手挡回飞来的箭羽。他们一行人的身后跟着数量不少的马贼,他们眼中全是戏谑的笑意。只见又是连续几支箭羽飞出,前方传来了两声惨叫。女子婀娜多姿的背影顿时就暴露在他们眼中,几个马贼相视一阵淫笑,都不约而同的收起了手中箭羽换成绳索,目的显而易见。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声音由远而近,一群马贼和前面不远的女子都停下来望向来人。再说周幽为了躲避后面追来的大臣们,也是一个劲的将马儿骑得飞快,等到穿过一片茂密的草丛时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一呆。

嘴里嘀咕着:“怎么会有商队的......我还以为这一带没人呢。”说着就要从两队中横插过去,不过后方的马贼顿时就不干了被人这么小觑还是头一遭。只见为首的马贼冲着周幽不耐的挥了挥手,意思解决了他。几个马贼会意就要冲上来,却见在一边准备过去的周幽眼睛忽然落在不远处的女子手心握着的东西,不由得心中一动。“竟然是冰莲雪蕊!”感受着周围的温度不断地下降,皮肤传来阵阵的刺痛感之时。周幽心中一声暗赞,这种天才地宝对于生在帝王家的周幽来说仅仅看一眼就能认出此物。它便是能生人肉白骨的人间至宝之一的“冰莲雪蕊”。而当周幽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时,又是一呆嘴里喃喃道:“好美。”

远处女子也看向周幽,眼神中充满了无助。那含羞待放的婀娜身段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间充满无尽诱惑与来自骨子中的高傲。如此尤物,当真是美颜不可方物。她与周幽四目对视,两人相顾无言。清风吹过,三千青丝舞。回眸一笑,斩断万人肠!突然,她亮出了藏在袖间的匕首,惨淡一笑。匕首割进喉管,凄美的血在空中飘荡,不知刺痛的是谁的心......

再一次睁开双眼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女子躺在一张简易的床榻上,内心说不出的滋味。四下打量着这有些陌生的环境,挣扎着想要直起身子。可是奈何身体却酸痛无比,这一动更是滑到在地。顿时,覆盖在其身子上的精致绸缎顺着那白皙的肌肤滑落了下来,屋内春光乍现时周幽也恰巧拿着女子衣物进了营帐......

原来,这女子正是周幽救的那位打算自尽的姑娘,没记错的话是叫做“柳莹”。当时的情况紧急,周幽一见她亮出那匕首就觉得不妙,便马上冲了出去,但可惜还是没能快过那妮子抹脖子的速度。于是乎,待得他将周围这群马贼赶跑后快步就来到了她的身边。正当他准备拂袖离去时,忽然瞥见了露出一角的冰莲雪蕊。思索了片刻后,配合着后方追上来的部队就地扎了个营帐。而想要保下那女子的性命,周幽不仅用了一部分冰莲雪蕊,还配上了几十种名贵药材,这才将这女子从鬼门关硬拉了回来。然而吧他却不知道,自己救得竟然就是当日将那上古邪龙封印的长生仙尊!他们都双双前往轮回的这一世,竟愕然间又再次相遇。

帷帐中,氛围此时异常的微妙。二个人就这么对视着,谁都没有打破这难得的平衡。柳莹皱眉看着走进帷帐的男子,有心想要呵斥他滚出去,奈何娇躯此刻酸痛无比而且说不好还是她的救命恩人。羞愤无比之下,柳莹从脸颊初开始一直红到了耳根旁。只是紧咬着香唇一言不发的看向周幽的眼眸中却渐渐有了水雾弥漫。而他则被周身半遮半掩的妙龄少女注释不仅没能感到兴奋,反而有了一种发自灵魂的罪恶感。而让他不能够理解的却是自己为什么本能的想要守护在这女子的身旁,深吸一口气,抓起一边掉下的绸缎轻轻覆盖在她躯体上时反而有了松了口气的感觉。在后者极其戒备与羞涩的眼神中,将没有任何反抗的柳莹放在床榻后又给它细心的盖上了被子这才放下心来。

拉过一张藤椅面对这柳莹坐下后周幽试着开玩笑般的问柳莹:“姑娘,在下周幽。敢问姑娘是...”“柳莹”自称柳莹的她终于平淡的开口了,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根本不记得一般。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不知怎么的竟然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了?算了,先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对了,冰莲雪蕊!”想到这里,柳莹沉默了会儿有些不安的开口:“嗯,周公子。不知那‘冰莲雪蕊’可还在你手中?”闻言,只见周幽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柳小姐,你直接叫我‘周幽’就好了。那‘冰莲雪蕊’已经被我用去一部分救你了,嘛,当时你已经断气了。要不是有冰莲雪蕊加上我的医术的话,恐怕你现在正在那阴间‘黄泉路’上呢。”说道这里时,周幽却忽然闭嘴了。因为他撇到柳莹此刻那张惨白的脸颊时忽然脸上的笑容一僵,急忙过去问道:“怎么了,难道是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快,让我看看...”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抓柳莹的手想要给她把脉时,一只雪白的手掌却打在了他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接着就是周幽的惨叫响了起来,顿时惊动了四周的几个帐篷。一时间帐篷里乱做了一团,不过没过多久周幽所在的帐篷里很快就出现了四队穿着整齐的队伍,在他们后面还跟着几个年纪大点的老人也进了营帐中,发现周幽与柳萤后大喜,急忙来到柳萤身边道:“咳咳,这位姑娘。老朽敢问姑娘名谓,又为何会在此地遭到马贼呢?”柳萤似乎是收起了刚才的窘态,面对他们时不温不火的应了一声后,便不再理会这老头。当目光再一次落在周幽的身上时,深吸了一口气苦涩道:“相比公子也听说过这‘冰莲雪蕊’的神奇,既然如此也应该是能猜到个一二吧。那冰莲雪蕊对我来说有大用,还请务必归还于我。”说完,用她那双明亮的眸子死死盯着周幽,眼中寒芒一闪而逝。看着此刻充满冰冷之色的她,周幽不怒反笑。:“这样吧,在下对与医术也颇有几分领悟。实在不行的话,就再加上这半片冰莲雪蕊如何?”说着,只见他手掌一翻一朵散发阵阵寒雾的冰莲出现。刹那间,周围的呼吸声仿佛都急促了起来。但这也仅仅在片刻的功夫下就停止了,只不过那一道道贪婪的目光还在死死盯着这冰莲雪蕊。

将小了近一半的冰莲雪蕊交还给柳萤之后开口道:“在下愿意与姑娘一同前去贵府,这样以来既可以保护了姑娘的安全,这而来也算借个善缘交个朋友吧,不知姑娘一下如何?”柳萤美目连连闪动,眨着一双灵动的眸子盯着周幽片刻后,一展她那倾城容颜掩嘴笑了笑点了下头,此刻周幽也笑了。在笑的同时心里也渐渐长出了一口气。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心里如此紧张,面对着柳萤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在众人走后,柳萤同样皱眉沉默不语。明明第一次见面却隐隐的有种亏欠感,“难不成是自己上辈子欠他的?”柳萤自嘲的笑了笑,重新回到床榻上的同时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周幽’嘛,还真是......有趣的一个人啊......”带着浅浅的笑意,闭上双目沉沉的睡去。

柳家,是续周、姬两家后的第三大家族。曾有传言说当今的姬家有可能是上古仙尊后人的家族,而柳家据说则是一节金灿灿的柳枝化生为人后所建立的家族,组人更是个个都有倾国之容,是个盛产美女的好地方。而真正的人间霸主也应该是由这两家来争权,周氏不过小小的后起之秀却最终登上王座,自然令他们心里不满可又无可奈何。

崎岖的山路上,一阵马车缓慢而有序的前进。原来这一行人正是赶往柳家所在的小商队。虽然路途并不遥远,但林间山路路面崎岖不平,颠簸也是在所难免,当他们来到这里后顿时速度就慢了不少。不知不觉间,天色开始渐渐昏沉。直到最后,这里的天空已是彻底黑暗了下来。

当他们以为这一路将要安全到达时,变故发生!随着不只是谁的惊呼声响起,成片成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硕大的乱葬岗!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的坟包一座座无规则的堆放着,隐约间空气中好似能嗅到新坟埋下尸体的那种腐肉的味道。众人在这诡异而又可怕的环境中默默走着,谁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只能听见同伴粗重的呼吸声与不安的心跳声。整个队伍静的可怕,抬眼看上去只能看见四周被惨白月色映射似曾相识的前路,与一张......模糊的苍白人脸!!!

“啊!!!...”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响起,紧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和骨头碎裂发出的咔嚓声成片的响起。众人紧张的注视着离他们不远处一道模糊的身影时,当惨白的死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转过头的那一刹那,它的嘴角带着的碎肉却在不断刺激着他们每个人的神经。

“这些是僵尸!快跑...啊~~~”说话间,一名商人打扮的士兵被浑身长满紫色长毛的僵尸一抓剖开了胸膛。在众人惊愕与恐惧的看他时,他却在费力扭头看着身后体型高大身材魁梧的存在双手在他自己的后背心处不断搅动的一幕。当抽出它双手时,手中正捧着一颗缓缓跳动的心脏!当即张开了它长满獠牙的大嘴,一口咬了下去。血色在他的面前炸开,化成蒙蒙血雾。而他自己则是睁着恐惧的双眼倒在了冰冷的坟地上。惨月的蒙蒙亮光照射下来,这片乱葬岗四周不知什么时候起聚集了大片大片全身长满或红毛或黑毛的僵尸不断地穿梭在人群中。所过之处无一不是被开膛破肚,碎肉残骸满地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这些僵尸。凶性被不断地激发,一个个眼中散发着骇人红芒。

在这犹如人间地狱的乱葬岗中,不远的周幽和柳萤正给那先前活撕了人心的紫毛僵尸追赶着。当周幽被这东西捏住脖颈,眼前的獠牙不断放大时,他自己也是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咬破舌尖,伴随着剧痛一口舌尖血喷在了面前僵尸的脸上。

舌尖血临身,顿时这紫毛僵尸开始惨嚎起来。尤其是它的脸上,一边冒着丝丝白烟一边在它怒吼声中双手不停撕扯着脸上本就不多的皮肉。那些被生生撕下的烂肉已经由原先的惨白变成了诡异的焦黑色!而周幽拉着柳萤就跑,但没过多久当他带着柳萤又一次来到了这里后,周幽脸色难看的扫视了一眼四周。咬牙从嘴里挤出三个字:鬼打墙!!

鬼打墙,就他们两人所处的时间与环境来看都极为容易撞见。每逢子时,人间的阳气降到最低。而乱葬岗埋葬着多少横死的人谁也不知道,阴气怨气聚集把这里生生憋成一个聚阴地。阳气进不来,阴气出不去。于是滋养埋葬在这里的死尸们,日复一日难复一年。只要一有活人出现,对他们来说就是美味的新鲜血食。死在这里的人越多,怨气就越重。渐渐的乱葬岗虽然成了培育他们的温床,但同时却也局限了他们只能在这片乱葬岗活动。他们已经变成了类似地缚灵的存在。“这些僵尸想必是哪个道士在这里偷偷养尸出了岔子,结果把自己也活活练成了这个紫毛僵尸了吧。”见周幽面色不太好,一直被拉着的柳萤突然说道。忽然,潺潺琴声如流水而来。曲音委婉动听、如歌似泣,几欲令人相思断肠。在看那些僵尸,当琴声响起一个个绷得笔直的双臂渐渐垂下。眼中闪烁着骇人红芒一点点消失,最后都各自向着不远处大小不一高低起伏的坟包飘去......

突然,一声充满悲凉的吼声响起。回过头发现那紫毛僵尸正在仰天长啸。一双手正不段撕扯着那些本就不多的几簇白发,眼中红芒忽明忽暗。就在这时,那琴声忽然转急。如战场上的杀伐之音带着宛如金属碰撞般而来。紧接着一声刺耳的琴弦断裂的声音响起,这紫毛僵尸在此刻竟是全身涌现出一股股浓郁到极致的黑气。这些其实还不算什么,这僵尸被浓郁的黑气如火焰包裹的时候,它周身长的紫色长毛开始大把大把的脱落下来!当黑气消散殆尽后,二人对视了一眼。一股子寒意爬上两人的心头,看着眼前破烂不堪的衣袍下面色惨白的男子,周幽苦笑一声叹了口气,心中苦涩无比:唉,传说中以尸证道的旱魃出现在眼前他也没有了侥幸心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正要开口时。那诡异的琴声再次响起,而这次周幽听得真切,声音从乱葬岗的深处传来旱魃直接纵身一跃几个闪烁间就消失在葬地的深处。

这时,柳萤拉了拉周幽的衣角咬牙道:“哎,周幽你不觉得有点怪吗?琴声一响四周的僵尸都平息了下去,不如趁着暂时的安全我们还是离开这片乱葬岗吧。呐,好不好.....”说着看着着就要落下泪来。呼出一口浊气,周幽艰难的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这埋葬他周家将士的地方,拳头握得紧紧的,摇了摇头拉着柳萤上路了。

可是,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来到了坟地深处。四周安静的有点吓人就连天上的月光也照射不进来,走路全凭借着感觉。一边紧跟在周幽身后的柳萤开始不安起来,拉了拉周幽,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走了片刻,当她心头有些火起的时候,肩膀冷不丁被拍了一下!顿时,心中一片冰凉。想要大声尖叫可是浑身不听使唤的在哆嗦着,背上像是有什么人一样越来越重压得她口中只能弯着腰大口的喘着气。没办法,在这危急关头她拼尽全力抬起手臂想要拉住前面浑然不知的周幽时。这一动,却是惊出她一身冷汗。

热门小说推荐:划过的天空〕〔宠物小精灵之重生〕〔巅峰PK腹黑王爷霸道妃〕〔网游之命运二人组〕〔帝苍陌殇〕〔纪元亘古〕〔沐雅千浔〕〔怪诞游园〕〔与你深情共白头〕〔别叫我好人〕〔来到异界却成了勇者的精灵〕〔佣兵星河〕〔影盗天下〕〔残星记忆〕〔碎相思:红颜劫〕〔君临梨花落〕〔异界称神之陈峰〕〔魅男惑爱〕〔代号魁〕〔因为爱所不弃〕〔利刃行动组〕〔卫冬青〕〔神州龙凤〕〔二世羌了〕〔十八区〕〔从雷劈之后开局〕〔逆天斗灵纪〕〔黑色圣经〕〔石村日记〕〔时空天启录〕〔斗龙战士之修罗再现〕〔我们都会被温柔相待〕〔期待的人生〕〔月之迷航〕〔幽女惊鸿〕〔听阁风铃〕〔我攻略过的女主角怎么来了〕〔花错空庭凉尘梦〕〔剑心情缘异幽之殇〕〔绝色狂妃情牵三世〕〔绅士的陷阱〕〔快穿系统之女配请攻略〕〔战飞〕〔凤凰现世误惹妖孽小姐〕〔四域之境〕〔护花杀手俏美女〕〔邪妃盛世〕〔古阳天心〕〔末世女王来战〕〔位面拯救者〕〔声控与颜控〕〔星域穿梭〕〔舰行家号〕〔执华〕〔千年恩怨〕〔王者之逆袭荣耀〕〔流逝的白沙〕〔梦之原色〕〔爱的那么深〕〔冥王你五行缺我〕〔九世轮回帝〕〔深爱我别放手〕〔重命名世界〕〔安之若素随遇而安〕〔神级邪君〕〔我的喵君大人〕〔我的公主血色蔷薇〕〔魅惑之心〕〔丧尸末日生存手册〕〔剑侠情缘之浮生若梦〕〔落霜两人〕〔浮鸢倾君〕〔送肉粽〕〔窒息时刻〕〔缘梦华裳〕〔网游之浮夸人生〕〔命犯神仙的日子〕〔班长大人请留下〕〔云语〕〔彼此互知〕〔墨秦〕〔创之无尽历练〕〔只要爱了就好〕〔我的还珠梦〕〔恋上小小公主的唇〕〔致三十岁的我〕〔尚国主的首席宦官〕〔鶸鵼〕〔阵能师〕〔气运戒指〕〔正义与真理〕〔圣诞老人系统〕〔葬天灭地〕〔都市大善人〕〔大道悲〕〔火影之宇智波被遗忘的忍者〕〔不败金身〕〔且行人生〕〔生而平等〕〔穿越赛尔号之冰月危机〕〔降魔神兵〕〔异界魔铠之旅〕〔暴走初音〕〔魅世魔女之君临天下〕〔末世天〕〔腹黑地王:不是理想型〕〔我的TF恋人〕〔灯下黑美人〕〔苍穹地狱剑神〕〔倾绝倾城玉墨千弦〕〔魔法世界重生异世〕〔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末日笔记簿〕〔神兽金刚之青龙归来〕〔尘月〕〔可溪的青春〕〔灾厄大地〕〔盛先生返老还童后〕〔魂术界〕〔欢喜微光的自述
最新入库小说:传说之下之时间线〕〔白日极夜〕〔末世来临之末〕〔腹黑总裁我以有约〕〔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彼岸可有花〕〔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无忧城〕〔末日狂帝〕〔专属于她的爱恋〕〔末世来临之末〕〔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与心相连〕〔盛宠毒妃五小姐〕〔刀塔之小兵逆袭〕〔敲响天际之门〕〔夜色镇迷案〕〔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强宠小小姐〕〔白日极夜〕〔凰绝之今妃昔比〕〔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走啊去捉鬼〕〔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袖了双手倾了天下〕〔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坏掉的流年〕〔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穿越之最强幻师〕〔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赛尔号之碧瑶〕〔超时代:自由世界〕〔启征途〕〔契约爱妻〕〔宇宙纵横〕〔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神之迷域〕〔花开半夏爱如烟漫〕〔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年年岁岁声声慢〕〔恶灵之刃〕〔落花下分开过〕〔苍茫末世〕〔难遇〕〔坏掉的流年〕〔废土生存法则〕〔恶灵之刃〕〔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恶灵之刃〕〔巅峰枪王〕〔七日记〕〔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重生之不再遗憾〕〔爆裂飞车之风之子〕〔梅萼调〕〔宇宙纵横〕〔利刃侠〕〔苏苏营救计划〕〔七日记〕〔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网游之均衡天地〕〔石连草〕〔杀戮之后爱意尚存〕〔炮哥小钢炮〕〔杀戮之后爱意尚存〕〔血液羁绊〕〔血夜黎明〕〔夏娜同人系列〕〔清素若九秋之菊〕〔风琴雨夜〕〔囚爱之邪帝霸爱〕〔觉醒之天下为敌〕〔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永恒的长城〕〔三千纪元〕〔名侦探柯南续篇〕〔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新夜半鬼叫门〕〔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新夜半鬼叫门〕〔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巅峰枪王〕〔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未央月影〕〔诡异童话〕〔盗墓王者〕〔永恒的长城〕〔无忧城〕〔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盗墓王者〕〔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末世兽都〕〔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鲸鲨暗河〕〔推倒相公〕〔玩世不恭小妖姬〕〔伽蓝何处〕〔冰封炽热的世界〕〔清素若九秋之菊〕〔走啊去捉鬼〕〔网游之重启战魂〕〔不要再逃了〕〔冰封炽热的世界〕〔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妹妹是假少女〕〔未来神话〕〔风琴雨夜〕〔杂牌神算〕〔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网游之重启战魂〕〔一条狗引发的血案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