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快意江湖 > 北武都尉司

77.黑市-逛窑子找鬼

“那又如何,我去定了”丛蕾不服气的对漠然说道。既然没理由,那就胡搅蛮缠吧。可唐漠然又岂会吃这一套?“说了不行,要是被你爹知道,你以后还能出门么?”

“我…”丛蕾这回是彻底说不出话了,要是被爹知道,自己从今往后就只能大门不迈,房门不出,天天在家对着早已看腻的花花草草。回想起从前无趣的日子,再想想如今想去哪去哪的自由。丛蕾理所当然的退让了。

漠然没说话,就这样,二人一路无言的走回了贾府。

未时古董店

漠然拿着把铁制折扇,扇面上隐约刻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小贩,可里面的人脸却极其的怪异,明明是笑面,却用刀子捅向行人。明明人已经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却被人不断的取走血肉。

黑铁在月光下泛着一层诡异的光,而铁扇上的雕刻,也在惨淡的光下愈发的狰狞。更夫敲着锣,锣的声音回荡在略显空荡的街道上,街上一遍又一遍的回响起更夫的声音,惊醒了息在树上鸟儿,鸟儿扑腾的逃跑,天上随风飘下几根鸟的羽毛。

云澈身着一身青衣,腰间挂着个令牌,上用隶书刻着鬼灵二字,而一旁精细的雕刻则与漠然的铁扇有异曲同工之妙。“赶紧的吧,再晚点儿就进不去鬼市了”云澈嫌麻烦的说道

“嗯…”就这样,二人乘着月色,没一会儿功夫就窜到滨州城的城中心,要说起这城中心有何特别之处,也就是种了几颗茂盛的银杏。不过小小的滨州之所以有今日的繁盛。

不知是官府和富人都有仁德治国之心,而是滨州的地下黑市,而入口,就藏在城中心的银杏之下。

漠然跳进平日不会有人进入的银杏正中,拿出藏在树边的铁杆子,狠狠的往地上捅了三下。之间没过一会,地上移出来一块大约只有手臂大小的空洞,地底下一尖细的太监嗓问道

“干嘛的?”

“找鬼”在黑市,鬼就是贩子,生就是客人,掳就是钱。鬼生就是替鬼办事,顺便在鬼市买点东西,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还有点小权,而鬼灵,就是这黑市中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此生能得一见,死也足以。

“掳在哪?”

漠然往下扔了两贯钱。过了没多久,地底慢慢的向后移,露出了个可容下三个七尺大汉的空洞,漠然与云澈相视一看,二人纵身一跳,而身后挪开的伪装,也恢复如初。

“呐”看门的鬼生给漠然和云澈一人一片眼睛大小的金叶子,这金叶子是给的开门费多的人才有,上边有鬼市的特印,有了这片金叶,便可在黑市强卖别人的东西,万物皆可。

“两位爷不是第一次来了吧”鬼生看着二人身上只有鬼市中大人物才有的折扇,连眼神也变得**裸,**裸的奴样。

二人拿了金叶子边走,根本懒得里身后没见识的势力鬼生,会给自己金叶子,就知道不是什么见识多广的人。“唐漠然,你大半夜的拉我来鬼市,遛弯还是逛窑子?”云澈打了个哈欠。

黑市当然有黑市必须有的东西,有钱就有欲,怎么可能有了占满血的票子没有娇艳欲滴的女人?所以窑子和战场,从来都是对立且亲切的。

“逛窑子”漠然风轻云淡的说道,“逛个毛窑子,你不睡觉逛窑子?饥渴过度了你”云澈一个不爽就是结结实实的一拳砸在漠然身上。

“你不说找鬼么,鬼在窑子里啊?”云澈嫌弃的看了眼身旁的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骚气外漏了。“窑子里总得有嫖客你说是吧”漠然说着就拐进一窑子。

“……春和轩,最近这出名的不是那个刘月娘么”云澈站在门外,看着对面妓馆的招牌。这春和轩看着就是一没什么威胁的女人实际上这的女人分两类。

都是出来卖的,卖艺和卖身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有一类是卖武的,摆着伴舞的架子,实际上则是妓馆里雇来打人的女打手,卖相好还不算,重点是武艺高强,一个美女撂倒七个彪形大汉完全就是吹灰之力。

虽说云澈不咋对女人感兴趣,不过偶尔看看也是有益身心健康。

“爷,我们最近新来了批姑娘,可都是黄花,没开苞的”老鸨见漠然和云澈二人一身简装,但却手工精制,尤其是那些,定是出自黑市中就算有钱也未必定制得到的【桂栎鞋坊】,能穿这鞋,身份定是没看上去这么简单

待老鸨不着痕迹的打量完二人,一大队柔弱的鲜花,便被送了上来,高矮胖瘦都有,可个个的姿色都不是什么路边野花,可惜了一大帮的美人,今日英雄无闲情逸致赏花和插花。

“给爷开个厢,别叫你们这的庸脂俗粉过来,恶心的慌”老鸨见多识广,只看那令牌的背面,便知道云澈身上带的是什么。“是,不打搅二位爷”“迎春,把海棠给二位爷开开”老鸨虽说略显的过度丰腴,不过也还算风姿约绰

黑市的妓馆,普遍又有个规矩,凡是叫女人给开的房间,都需是上等房,且不是看那人给的钱的多少,而是看那人在鬼市的地位,云澈的令牌上的花色,没看错,此人应该是鬼灵。

“你,过来”漠然指着一抱着温玉佳人,正打算办事儿的猥琐老头。那老头一见是漠然,身上的反应早就被吓没了,怎么这老祖宗会出现在?

虽说慌是慌,但是老头还是喷了一手唾沫星子抹头上,显得自己整齐些。

“您有事?”老头明知故问。“上去说话”漠然头也没回的走上去。而云澈则是毫不掩饰的嫌弃这黄毛鬼子。虾弓背还一脸的皱,满口大黄牙便算还镶了几颗金牙,真是俗不可耐

给点力吧,亲们….

热门小说推荐:地狱生死录〕〔我的奇妙世界之记忆之林〕〔奇境灵域〕〔无冕之痕〕〔请原谅我仍爱着你〕〔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TFBOYS之暗暗喜欢你〕〔来自地球的姑爷〕〔忆青春之成长路〕〔总统夫人悠着点〕〔灵痕传〕〔巫蛊行师〕〔血族禁域之暗沼〕〔逆天神族二小姐魔神追爱记〕〔王冠食色〕〔爱在九天情在心间〕〔幻梦大陆〕〔肆意琉璃〕〔易天王的独家宠妻〕〔昭月行〕〔僵尸来咯〕〔双生之灾〕〔天庭直属学院〕〔校园捉鬼行〕〔案书部的那只猫〕〔末路同归〕〔时间胶囊001〕〔英雄结〕〔此身已成扬州客〕〔每天都要装主角〕〔我带修改系统闯异界〕〔又见扶桑〕〔除灵师继承之诡异录〕〔开局成为末世的王〕〔只道惘生〕〔另一个世界在等你〕〔武林少女〕〔岁月亦峥嵘〕〔万物主神〕〔绝地求生之起名字太难了〕〔暮雪之落樱拂过哀伤〕〔幽冥魔〕〔你是起点你是终点〕〔荡天曲〕〔衔龙记〕〔龙腾天翼〕〔风起暮夜秋〕〔1exo囚爱〕〔灿烂鬼怪:帝玉生烟〕〔霸道总裁可爱娇妻〕〔道高一尺〕〔归记〕〔爱你只因第一次见面〕〔阿修罗树海〕〔末日旅者〕〔帝少的千金小贼〕〔网游巅峰传说〕〔混沌源宇〕〔涅槃新纪元的辉煌〕〔樱花下的暗杀者〕〔猎魔的恶魔〕〔天定之缘〕〔吸血鬼之月下决别〕〔我与系统斗嘴的那些年〕〔一世魂梦〕〔九国名录〕〔孤独的世间〕〔九尾天狐之都市〕〔网游之魔临〕〔树岸〕〔我的戒指通武道世界〕〔原来我能强化万物〕〔镜缘一世尘〕〔落花日记〕〔来自异世界的刀客〕〔异域封神录〕〔天道孤影〕〔神魔之子:上古神的魔妃〕〔阴阳教〕〔我有一座奈何桥〕〔邪魅王爷千千岁〕〔再生天元〕〔那些个事儿〕〔灵力侦探社〕〔总有个人在等你〕〔来生我定嫁给你〕〔奇御悟天〕〔繁星若宠〕〔被爱无罪〕〔灵能异陆〕〔异之瞳者〕〔异怨〕〔灵武仙道〕〔传奇公子闯都市〕〔蚩邪剑之星龙诀番外篇〕〔暗影岛未闻纪事〕〔最强神伪娘〕〔重生之异界之巅〕〔殇情隐剑仙〕〔无限复制〕〔善恶之城〕〔亦萱亦梦〕〔挂牌人〕〔我不是职业阴阳师〕〔牛气的乡下人〕〔蝉雨边的花海〕〔十三残月〕〔穿越吧女巫〕〔寒星冷月剑〕〔熹光入影梦微凉〕〔幻灵公主之绝世圣灵〕〔火眼天君〕〔神说末世之光〕〔部落之后〕〔寻找属于你的幸福〕〔时间空域〕〔记忆封神〕〔精灵梦叶罗丽之玫瑰盛放〕〔冰凝成的夏天〕〔假装缄默
最新入库小说:诡异童话〕〔山海不平隔云天〕〔神之迷域〕〔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梅萼调〕〔古荒道月〕〔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末日狂帝〕〔万界崇凰〕〔利刃侠〕〔腹黑总裁的专宠黑夫人〕〔网游第二天堂〕〔囚爱之邪帝霸爱〕〔难遇〕〔与心相连〕〔血族灵契〕〔末世来临之末〕〔菲花之梦〕〔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凰绝之今妃昔比〕〔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刻浊星逝〕〔强宠小小姐〕〔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爆裂飞车之风之子〕〔超时代:自由世界〕〔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冰封炽热的世界〕〔第二次的爱情〕〔绯色断罪之人〕〔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冰封炽热的世界〕〔北武都尉司〕〔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暮去待你归〕〔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超时代:自由世界〕〔三世千絮若迷离〕〔蔷薇刺〕〔网游之重启战魂〕〔永寂山河〕〔契约爱妻〕〔坏掉的流年〕〔腹黑总裁我以有约〕〔腹黯霸蒂〕〔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开封有个哑娃娃〕〔新夜半鬼叫门〕〔绯色断罪之人〕〔启征途〕〔鲸鲨暗河〕〔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彼岸可有花〕〔半夏浮华〕〔宇宙纵横〕〔刀塔之小兵逆袭〕〔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刀塔之小兵逆袭〕〔巅峰枪王〕〔末日狂帝〕〔年华独白〕〔特工王妃驾到〕〔传说之下之时间线〕〔新夜半鬼叫门〕〔诡镇怪谈〕〔风琴雨夜〕〔走啊去捉鬼〕〔十年繁华依旧〕〔苏苏营救计划〕〔推倒相公〕〔推倒相公〕〔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囚爱之邪帝霸爱〕〔菲花之梦〕〔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年华独白〕〔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三千纪元〕〔袖了双手倾了天下〕〔清钰岸〕〔爆裂飞车之风之子〕〔强宠小小姐〕〔将恶人进行到底〕〔盛宠毒妃五小姐〕〔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恶灵之刃〕〔杂牌神算〕〔炮哥小钢炮〕〔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鲸鲨暗河〕〔末世桐苓〕〔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新夜半鬼叫门〕〔洛克王国之征途〕〔不要再逃了〕〔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山海不平隔云天〕〔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家有妖医〕〔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失忆大小姐〕〔觉醒之天下为敌〕〔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无忧城〕〔废土生存法则〕〔盗龙陵〕〔觉醒之天下为敌〕〔杂牌神算〕〔夜色镇迷案〕〔最强末日系统〕〔古荒道月〕〔诡镇怪谈〕〔白日极夜〕〔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三千纪元〕〔启征途〕〔寻亲旅恋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