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快意江湖 > 北武都尉司

76.黑市寻鬼

男子说不出话,呆站着看着云澈。“嘶,云澈...你终于把他玩疯了么?”漠然站在原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脸挂浅笑。“还不是那老家雀儿给惹的麻烦”“老家雀儿?”男子小声的嘟囔了声,很明显,除了云澈和漠然,在场没人懂幽都的地方方言。

“你出去”云澈面无表情,可却意外的有一股霸气让人不敢忤逆他的命令。“......”男子一阵无言。“为何?”“你觉得我会手下留情?”“我...”不是怕挨打,是怕伤感情,要打也舍不得啊。男子直勾勾的盯着云澈的脸,眼睛里充满了怀疑。

“我出去便是了”不知为何,貌似丹凤眼只要换个角度都会让人觉得此人怒意正盛,惹不得。男子最后还是被盯的败下阵来,走出地下室,上了楼。

“云澈,关师父什么事?”漠然有些逻辑不对,虽说师父偶尔会乱点鸳鸯谱,但是也不至于把耿直的武林盟主搭给云澈吧。更想不通的是,云澈居然接受了这么一...“找我个小店老板什么事?黑市你早就可以来去自如了。”“我来,就是要去黑市...”“慢着,是找我叙旧的,还是来和我谈生意的?”云澈打断了漠然,兄弟和生意,还是分清楚些好,不然就伤感情了。

“谈生意?你们有什么生意好谈啊?”丛蕾反问,哪有兄弟见面还分生意和叙旧的。“两者都有吧”漠然把玩这一块玉佩,远远看上去。“那我宁愿和你谈生意”云澈回答得斩钉截铁。

“去黑市找什么?”“鬼”漠然边走进烛火旁,鉴赏玉的成色,玉佩上雕着朵琼花球,雕工细腻,把本就爱憎分明的琼花更是刻画的栩栩如生。玉色泽温润通透,倒是与琼花冰清玉洁甚是相得益彰。

“看什么呢?”云澈见漠然拿着块东西在烛光边反复的打量,颇有兴致的把玩着,边一把拿过。“玉质不错,雕工也很是了得,何家的玉,此前都未曾见过”那是自然,张起良平生也就只留下了这个,偌大天下,也就仅此一块,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琼花乃是举世无双,而这玉,也是天下唯一。

“还来,别人的”漠然没去抢,只是伸手,淡淡的说道。“别人的?到你手上了之后还会变成别人的?”云澈将玉佩提到眼前,面对漠然。“不曾拥有过”漠然说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拿走玉佩,收回腰间的腰带里,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认真的看的还以为漠然只是站着,未有任何动作。

“就这么宝贝?”云澈看着眼前没了玉佩的脸,玩味的问道。“是”漠然也答得斩钉截铁。“走了,未时在老地方等你”完事了,就得走了,云澈今天注定有得忙,例如楼上那位。

“唔...”走回了大道,依旧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此起彼伏的市井声。而两人却找不出一句话来交流。“那个...漠然,你说的秘密是什么?”丛蕾实在是控制不住不问。“里面都是些古玩,怎么?你刚才没看?”漠然喝了口水,看着丛蕾尴尬的笑着…

“哎?刚才可以自己看么?”“当然,外面又不关你事”“不早说”“你没问”“……”寒暄,就是为了此类无话可说的情况而存在的。“那什么……饿了没?”丛蕾走过一烧饼摊,顺便问问漠然。“不饿”漠然虽说面朝前方,而眼睛却时不时的瞄一眼丛蕾。

“我饿了”丛蕾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饥肠辘辘,但却又不太好意思当着漠然的面海吃海喝。其实没这个必要,之前都看习惯了,漠然岂会在意这个。“喏”漠然拿着张油纸,里面包着几个千层油酥饼,色泽诱人,一股烘烤过的香味扑面而来。

丛蕾看着漠然如此善解人意,反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不必拘礼,我还记得你喜欢雉羹”说到此处,丛蕾蓦地觉得身体发烫,脸红了起来。他怎还记得那日如此丢人的一幕呢?

漠然看丛蕾有些慌乱的神情,不忍发笑,侧过脸弯起了嘴角,不过难得的笑也是稍纵即逝,还没等丛蕾反应过来,漠然已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漠然,黑市在哪?”丛蕾边走边吃,问道。“想去?”“嗯!!”“不行”“为什么?!”“不为什么,黑市鱼龙混杂,岂是女子可以轻易入内的。”漠然正色,语气决绝。

“你觉得女人不行?”丛蕾最讨厌就是别人认为女子事事都不行,还有那句所谓的古话“女子无才便是德”“会坏了你名声”漠然淡淡的答道。“为什么你就不会有损?”“因为名声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也认为不重要啊”“可是那些一直在乎你的人,他们很宝贵你的名声。例如你爹”

“我…”提起又爱又恨的家人,丛蕾语塞…

热门小说推荐:以书为名〕〔穿越之夙约〕〔小花仙花灵学院〕〔天地劫之神魔至尊传〕〔爱就爱了逾期不候〕〔叛逆狂法师〕〔异界大门〕〔枪挑〕〔约定成祸〕〔死患病栋〕〔修真杂货铺.〕〔龙珠之宇宙主宰〕〔山海经学院〕〔致命考试〕〔几许玖渊〕〔王者荣耀之破碎闪耀〕〔岁月安好你可无恙〕〔水云梦〕〔巴山颜喀令之血河图〕〔思君语〕〔霁玉〕〔上古卷轴之天际之旅〕〔自由的牢笼〕〔吾驾百灵〕〔终极一班之新时代〕〔九天宇宙〕〔流浪的七斗〕〔丑果儿甜〕〔灵魂归尘〕〔星宇日记〕〔逆仙缥缈录〕〔邀君逆苍穹〕〔此生遇见你的缘〕〔歌尽云烟〕〔阳光丽人〕〔原来真的有龙啊〕〔再见魔君〕〔穿越古代来见你〕〔绝命一九二七〕〔拦下它〕〔佣兵灰熊〕〔这个仙童不太行〕〔爱情追寻记〕〔圣龙德莫比奥〕〔重生撩人男神是女神〕〔湮灭之路〕〔共清欢度余生〕〔无敌西游重生大蟠桃〕〔前世缘尽今生情起〕〔左眸映着我的瞳〕〔忆南往〕〔诸神后传之野蛮人恩仇录〕〔烈阳之心〕〔萌呆召唤师〕〔电子大师〕〔科学的玄幻暴走曲〕〔破夜杀〕〔断辰缘〕〔小主说事〕〔莫问君故〕〔重生吧国民伪男神〕〔腹黑奶爸萌宠妻〕〔厕间少年〕〔死亡委托〕〔气圣玄王〕〔心之所殇〕〔荒渊龙言〕〔日记日忌〕〔红娘小晴菲〕〔花美男的绯闻男友〕〔剑鼎圣途〕〔只恨情深缘浅〕〔天位帝王〕〔末世之王者商城〕〔霸道师傅萌徒弟〕〔转生魔王幻想录〕〔当你凝望深渊时〕〔逗比王妃的冷情王爷〕〔初世纪〕〔永固山河〕〔天师封妖记〕〔听海枯〕〔那些在意我兄弟〕〔焰羽焚天〕〔残风依旧夕阳红〕〔倾世霉星:欢喜冤家闹京城〕〔韶华刹那〕〔起始岛〕〔再也不见的你〕〔双生影后〕〔鬼吹灯之南极驱邪〕〔九生九世紫梦煊花〕〔所谓仙魔〕〔再履红尘醉如酒〕〔仙道王座〕〔冷月封谷传奇〕〔二次元能力者〕〔午夜日记〕〔知心知己〕〔倾城之废物三小姐〕〔人间地藏王〕〔巴黎塔下的曼陀罗〕〔阎罗王是女的〕〔悲痛世纪〕〔倾劫〕〔蓬莱阁〕〔重生直播歌手主播〕〔人生如此现实〕〔斩杀苍穹〕〔庆龙异闻随笔〕〔重生之豪门医妃〕〔狐妃传〕〔我是你呀〕〔末日出猎人〕〔雪北灵〕〔更好的遇见〕〔神雕之我主沉浮〕〔青铃来时挂东枝〕〔三生有幸与君见〕〔绝色丫鬟的鬼斧神工
最新入库小说:构世〕〔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七日记〕〔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推倒相公〕〔利刃侠〕〔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废土生存法则〕〔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宇宙纵横〕〔新夜半鬼叫门〕〔网游之重启战魂〕〔最强末日系统〕〔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炮哥小钢炮〕〔恶灵之刃〕〔走啊去捉鬼〕〔清钰岸〕〔冰封炽热的世界〕〔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凰绝之今妃昔比〕〔不要再逃了〕〔难遇〕〔赛尔号之碧瑶〕〔废土生存法则〕〔刀塔之小兵逆袭〕〔婚不作祟〕〔网游之重启战魂〕〔推倒相公〕〔火影之宇智波曦月〕〔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坏掉的流年〕〔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网游第二天堂〕〔三千纪元〕〔契约爱妻〕〔利刃侠〕〔白日极夜〕〔末世来临之末〕〔宇宙纵横〕〔菲花之梦〕〔快穿之boss别黑化〕〔三千纪元〕〔彼岸可有花〕〔专属于她的爱恋〕〔玉喜〕〔特工王妃驾到〕〔开封有个哑娃娃〕〔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新夜半鬼叫门〕〔未来神话〕〔三千纪元〕〔血降〕〔重生之总裁请自重〕〔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未央月影〕〔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盗龙陵〕〔传说之下之时间线〕〔永恒的长城〕〔彼岸可有花〕〔娱乐圈之倾世妖娆〕〔网游之重启战魂〕〔菲花之梦〕〔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网游之争王记〕〔白鹿归〕〔启征途〕〔盗墓王者〕〔十年繁华依旧〕〔万界崇凰〕〔袖了双手倾了天下〕〔盗龙陵〕〔凰绝之今妃昔比〕〔年华独白〕〔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永寂山河〕〔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神之迷域〕〔刻浊星逝〕〔血族灵契〕〔三千纪元〕〔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宇宙纵横〕〔觉醒之天下为敌〕〔刀塔之小兵逆袭〕〔那时我们都不懂爱〕〔末日狂帝〕〔未来神话〕〔将恶人进行到底〕〔兽皮人的复仇〕〔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魔兽世界编年史〕〔冰封炽热的世界〕〔女巫恋上猫〕〔盗墓王者〕〔大时代战事〕〔血夜黎明〕〔血降〕〔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恋与白起〕〔刻浊星逝〕〔杂牌神算〕〔为你情深却浅缘〕〔江山如画与君共赏〕〔三世千絮若迷离〕〔洛克王国之征途〕〔与心相连〕〔不要再逃了〕〔爆裂飞车之风之子〕〔一条狗引发的血案〕〔网游之重启战魂〕〔启征途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