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鞠匪书屋网 > 快意江湖 > 北武都尉司

65.自是要查到底

“人呢?”面无表情的左右观望,却发现自己居然跟丢了。“啧,气味是从这里消失的,没错。但这下面可是湖啊……难不成是幻境?”意遥淡定稳下心,在心里反复的结合现在的情况和条件,思考玉琼可能去的几个地方。

排除了好几个最大可能,就往小的,不太可能的方面思考,不知怎地,冒出来个照自己的常识来说,绝对不可能的想法。

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看着寂静黑夜为底,上画着皎洁清素的弯月的天空,叹了口气,自己还是一无所知。

到底是怎么回事?从自己清醒过来的那天起,说是自己的妻子,对自己了如指掌,但自己对于自己的了解完全来自于她所说那些事,完全是被她强加的。而且意遥这个名字,虽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听她叫自己意遥总有违和感。

倒不如说,本来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心里想起了唐漠然这个名字,对于方意遥,这个自己的名字倒是没什么印象。看着玉琼也完全没有她说的那种甜蜜蜜,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感觉,反倒是觉得两人的感情只是仅限于是好友的程度。

再加上刚才玉琼,本来好好的,大晚上,外边黑灯瞎火的半个人都没有,悄悄的和做贼似的跑出去了。这样也就算了,还哭哭啼啼的说些个莫名其妙伤心话。

“就算不能陪你一生,也要一直保持着美貌,好让你彻底爱上我”意遥平躺在草地上,看着眼前这轮皎洁的弯月,朗朗星空。心里慢慢的琢磨着玉琼这话的意思

“嘶…,什么意思?保持美貌?好让我彻底爱上她?匪夷所思啊……已是夫妻,又何来的彻底爱上。难不成……”越琢磨越不对劲,对了!自己怎么会轻功?玉琼为什么也会轻功?自己不是一个文文弱弱的偶尔脑仁疼的读书人么?玉琼也从没说过自己会武功这回事……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不觉得此事蹊跷,那不用想,方意遥脑子绝对是得出问题了。只可惜,现在,他脑子没坏,而且现在还清醒的很。

“……事有蹊跷又如何,突然一问岂不是更唐突,唉~”转念一想,就算有所古怪,若是玉琼不认,自己也没什么凭证,岂不是变成自己无理取闹

“果然没看错你,就算美人扑过来,也没随随便便的醉倒温柔乡”意遥闻声,顺着声音传来的的方向转头看去,一清瘦女子手持长剑,一头长发高高束在脑后,但即使这样,那一头柔亮的黑发还是垂及腰部

“哦?在下愚昧,不知这位姑娘何出此言啊?”见有来人,自然也不好还是刚才那副懒散的模样。不紧不慢地站起来,伸手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碎草,抬眼细细打量眼前出现的有些突然,连说的话也是那么莫名其妙的姑娘。

女子站在离意遥大概三十步的桃花树前,朦胧月光透过树的枝桠照射在她身上,枝桠的影子不可避免的被映在她的身上,天色较暗,只能隐约看见女子一袭蓝衣,被高束在脑后的长发垂及脑后,怀抱一长剑。

“因为,我知道。方意遥,你应该也觉得事出蹊跷,十分的不对劲了吧?”女子轻叹了口气,怀中的长剑泛着诡异的金属光芒。

“我是谁?玉琼又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对方坦开了讲,自己当然是把该问的都问了,顺便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就是你,玉琼就是玉琼,至于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到时候你自己就知道了,告诉你,这出戏,就没看头了”很明显,说了等于没说,此人答非所问,不是来套话,就是知道些什么事,故意在捉弄自己。但是很明显,第一种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玉琼去哪了?怎么找到玉琼去的地方?”大脑依旧还是保持着清醒,现在自己只想问问题,问完就好。

“你是谁?你自己记不得了?你自己明明知道的,何必否认呢?玉琼是谁,你也知道,你知道这件事并非是表象这么简单。你是有目的,寻找这件事的真相就是你的目的。”女子的丹凤眼直直的盯着自己的眼睛,即使隔得这么远,意遥也觉得她快要看穿自己的本质。

明明知道?什么叫明明知道,似懂非懂,什么线索都没有,还明明知道。“唐漠然”方意遥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这个名字。

莫非,我就是唐漠然?心里重复着这个从自己刚醒过来就一直被自己否认的身份,之前的记忆如潮水般冲破堤坝,重回脑海。过往的片段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一幕又一幕的重演。

漠然还沉浸在恢复记忆的过程中,从太阳穴开始,就突然有一阵极其刻骨疼痛的蔓延到耳后,毫无防备的“突袭”,就算是再能忍,额头也流下了大豆般的汗水,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突然加重,疼的他根本无法思考,忍不住皱起了眉。差不多就是那么一小阵,刚才适应疼痛,却发现疼痛慢慢的减弱。

“这是哪?我不是在郊外的树林里吗?”

“唔……看起来好像打破幻境了,怎么?现在还要找玉琼么?”

“当然,既然你说要看戏,作为演戏的,我也应该尽责让你们满足愿望”

热门小说推荐:末世重生做尸王〕〔一剑情〕〔血凤倾歌〕〔允桥〕〔网游之天地乾坤〕〔或许我一直都在爱你〕〔洪荒之女神〕〔天才萌宝驾到〕〔九零小地主〕〔赵现传说〕〔网游之云光〕〔神游问仙〕〔梦鹿〕〔我本为人〕〔沐临彰显〕〔你说枫林美吗〕〔无限星〕〔凤隐于世〕〔金鲤鱼〕〔仙墨天〕〔我们都会被温柔相待〕〔锦云传〕〔太初神皇〕〔现实启示录〕〔剑侠情缘录〕〔致我的年少无畏〕〔暗魂之圣〕〔少女契结神〕〔侠之义〕〔灵性之觉醒〕〔男神boss别想跑〕〔涸鱼〕〔妻不嫁〕〔铁血情歌〕〔tf易少追妻第N次方〕〔重返天庭之路〕〔雷电狂少〕〔夕落无姮〕〔无限之起源〕〔总督大人的小娇妻〕〔逆天五公主〕〔近神将灵〕〔一入侯府深似海〕〔提亚〕〔守护在原地〕〔望春缘〕〔卿风醉林李〕〔仙故〕〔重生之巫师至上〕〔王妃要出征〕〔我甘之如饴的你〕〔天边划过一星辰〕〔凹凸世界各种嘉瑞短篇〕〔故乡旅人〕〔妖魔横行的世界〕〔吟者之歌〕〔皇上我不喜欢你〕〔谁都不容易〕〔冰封千年雪〕〔九月的声音〕〔光明奇迹之花暗影奇迹之花〕〔异行之世〕〔梦幻西游之灵珑绘梦〕〔命运太幽默之六月的血〕〔刀皇再现〕〔原来我是富三代〕〔碧海星月〕〔万物皆可萌〕〔凤凰骊歌〕〔重生为妖狐〕〔逆生之刺〕〔寂寞开花〕〔绝世倾城之废材六小姐〕〔界游殇〕〔星力全开〕〔仙人抚顶授长生〕〔陈先生请多关照〕〔修真之无界〕〔我们夏秋冬春〕〔当脱线女遭遇黑总裁〕〔斗仙世界〕〔魔法的姻缘〕〔神秘仙阶〕〔化尘归源〕〔突破之无限宇宙地球篇〕〔中华末法时代〕〔LALOVE〕〔天真无邪小纯洁〕〔情迷大宋〕〔天命决〕〔天斩魔恋〕〔血泪之歌〕〔阴桃〕〔梦幻西游之宿命〕〔我的星空路〕〔烟云至尊情〕〔月清亦落巫〕〔诗凯〕〔叶罗丽第六季〕〔12点钟声〕〔西域庞贝之楼兰的秘密〕〔凤麟天下〕〔海凝〕〔是逃生还是恋爱游戏〕〔网游之世纪成神〕〔夜牙〕〔听夜声〕〔记忆深处你还在〕〔如歌任平庸〕〔大尊主〕〔战神王婿〕〔天地之间云隐宗〕〔双子世界〕〔世子妃之唯月缘〕〔沧海之中云帆带着风〕〔赛尔号之阻挡赫伦的脚步〕〔大蛇复活之战2其他结局〕〔快穿王者之英雄别撩我〕〔大道漫兮〕〔彼岸之花开无言
最新入库小说:末世来临之末〕〔不要再逃了〕〔白日极夜〕〔觉醒之天下为敌〕〔启征途〕〔杀戮之后爱意尚存〕〔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超时代:自由世界〕〔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苍茫末世〕〔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杂牌神算〕〔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囚爱之邪帝霸爱〕〔石连草〕〔梅萼调〕〔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难遇〕〔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废土生存法则〕〔灵律神界之悲城〕〔未央月影〕〔刀塔之小兵逆袭〕〔神之迷域〕〔清素若九秋之菊〕〔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冰封炽热的世界〕〔无忧城〕〔眉间轻点泪花妆〕〔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年年岁岁声声慢〕〔风琴雨夜〕〔永恒的长城〕〔网游之重启战魂〕〔落花下分开过〕〔失忆大小姐〕〔冰封炽热的世界〕〔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宇宙纵横〕〔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半夏浮华〕〔再次和你重逢的世界〕〔洛克王国之征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血夜黎明〕〔炮哥小钢炮〕〔赛尔号之碧瑶〕〔网游之重启战魂〕〔重生之不再遗憾〕〔三千纪元〕〔末日狂帝〕〔年年岁岁声声慢〕〔宇宙纵横〕〔狐狸小姐和总裁先生〕〔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网游之重启战魂〕〔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古荒道月〕〔恶灵之刃〕〔新夜半鬼叫门〕〔清素若九秋之菊〕〔永恒的长城〕〔赛尔号之碧瑶〕〔传说之下之时间线〕〔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妹妹是假少女〕〔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盗墓王者〕〔容安馆的你〕〔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重生之总裁请自重〕〔未来神话〕〔夜色镇迷案〕〔巅峰枪王〕〔末世桐苓〕〔戒不掉你的笑与酷〕〔诡镇怪谈〕〔火影之宇智波曦月〕〔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玉喜〕〔穿越之最强幻师〕〔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坏掉的流年〕〔名侦探柯南续篇〕〔血降〕〔家有妖医〕〔冰封炽热的世界〕〔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冰封炽热的世界〕〔万年倾城之因果天下〕〔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推倒相公〕〔夏娜同人系列〕〔山海不平隔云天〕〔古荒道月〕〔启征途〕〔强宠小小姐〕〔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七日记〕〔花开半夏爱如烟漫〕〔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血液羁绊〕〔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恶灵之刃〕〔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风琴雨夜〕〔末世来临之末〕〔敲响天际之门〕〔诡异童话〕〔与心相连〕〔网游之均衡天地〕〔穿越之帝君夫人带娃跑〕〔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无忧城〕〔苏苏营救计划〕〔名侦探柯南续篇〕〔凰绝之今妃昔比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